FIGHT!餐桌上的「職人鬥陣俱樂部」



不曉得大家還記不記得20幾年前的《鬥陣俱樂部》,電影初上映時沒有受到廣大的迴響,但漸漸的跟我們這群X世代大叔或御姊們產生共鳴,透過各界的口碑變成了20幾年來每個人心中十大必看電影之一。而我們這群當初血氣方剛年輕人,也經過時間的淬鍊而變成了各界的職人。

 

已經舉辦兩次的「職人之夜」,未來將會不定期舉辦,讓參與的職人們在燈光、美食、微醺的化學作用中,盡情地與不同領域的職人交換心得。

 

就像電影裡的無名主角,我們持續在這支離破碎、被媒體渲染價值觀的世界裡奮鬥,我們都是泰勒,我們都有自己的鬥陣俱樂部。就像主角透過每一次的團體療傷聚會,來找尋自己一絲絲的救贖。我們也希望能透過一次又一次的職人餐桌,去尋找自己對這社會的連結,發展擴大屬於自己的「鬥陣俱樂部」。

 

在我們父母的年代,只需好好認真做一件事就容易獲得成功,而串起該世代人脈網絡的最佳模式,不外乎EMBA、獅子會、扶輪社等等,透過這些機構就能名正言順地構築起人脈城堡。至於小我10歲以上的年輕世代,則有專屬於他們的「群聚模式」,時下流行的KOL、美照滿天飛的IG,青春正茂的族群也正以他們最奔放燦爛的方式集結,以科技做語彙,以網路流行語遞出橄欖枝,在名喚數位的途徑中盡情交流。那麼,屬於我們這一代人脈欠缺的斷層呢?

 

這接近30至40餘的中堅世代,又有什麼地方能去、能作為交流的場域呢?我經常開玩笑說我這年齡層該稱作「被遺忘世代」,或可稱這群人為「職人」。因為包括我在內的這群人,既無初出茅廬的生澀,也無總裁CEO的卓越頭銜,但卻是各領域最成熟、付出最多的黃金世代,同時也是社交鏈結中最為脆弱的一群,於是,打造鬥陣俱樂部「職人之夜」的想法,便在我腦海中應運而生。

 

透過美好的用餐體驗,讓參與職人之夜的人卸下心防,擴大人際脈絡。

 

9月重新開幕的「棧直火廚房」,說是專為這群「職人世代」輕熟男女而開設一點也不為過,因為餐廳的TA(Target Audience,即目標族群)不服務青春無敵的小粉紅(所以非網美店),也不鎖定富得流油的企業大亨(因此不奢華),就像台版「鬥陣俱樂部」般,專為我們這群最難交到朋友的客層量身打造,提供一處溫暖且適合談天說地的小窩。我希望能藉由這次的重生的直火廚房舉辦一個能讓業界職人交流認識、體驗的機會,透過「職人之夜」這頓晚餐,開啟屬於我們自己轉角的那個俱樂部。後疫情時代,我們更需要靠這個連結來重生開創一個新餐飲復仇者聯盟。

 

9月重新開幕的「棧直火廚房」,可說專為接近30至40餘的「職人世代」量身打造。

 

我希望在直火廚房能提供一個讓業界職人交流認識,體驗的機會,因此便衍生了「職人之夜」的構想。

 

我會在餐廳進行職人之夜,就是希望讓每一桌受邀的職人,能夠將同溫層擴大,畢竟要靠一己之力拓展社交圈實在太不容易。所以受邀出現在餐桌上的職人從媒體、律師、建築業、電商到餐飲業皆有,大家在數張長桌上相聚,在彼此陌生的情況下,以美味的直火料理作為打破尷尬的媒介,把酒言歡,在燈光、美食、微醺的化學作用中,拋開矜持,丟棄尷尬的盔甲,盡情地與不同領域的職人交換心得。

 

「職人之夜」的構思可能很蠢,也是吃力不討好的事,但餐廳成立的意義固然是為消費者提供美好的用餐體驗,但如果能多做一些,拉近彼此距離,為彼此人生增添人際關係與學習視野,這樣的「棧直火餐廳」對我來說,才是真正「鬥陣俱樂部」的精神,畢竟每一件偉大或是充滿意義的活動,經常是由一個不經意的小構想形成漣漪。你也是符合「棧」文化的職人嗎?或許下一次餐桌上的座上賓,就是你!

 

 

 

 

 

 

曾威翰Wayne,在餐飲界有多年經驗,曾在擔任寒舍艾美酒店外場主任、台北西華飯店餐飲行銷副理,目前為棧酒食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以及中興保全股份有限公司生活館營運處協理,本身愛吃、會做菜,擅長行銷,有經營多家餐廳的經驗,對餐飲潮流一直有所關注。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獨居者的救星

2020年是乖舛的一年,演藝圈連續兩件憾事,凸顯了獨居者錯失救援的憾事,原來我們要擔心的不只是年邁多病的獨居長輩,就連看來無病無痛的青壯年,也都可能面臨生死一瞬間,沒家人在身邊,來不及求救的遺憾。

急診室的情緒修煉

那天陪兒子讀孟母的故事,讀完「孟母三遷」和「孟母斷機杼」之後,兒子在心得上面寫著:「我覺得孟母沒有很愛孟子,『斷機杼』就沒有錢買食物。」這位幾千年來受人讚賞的母親,在八歲兒子心中居然是這樣的地位!

有練就有

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上半年幾乎所有的大型活動、賽事都取消或延期,直到政府在五月開始推出防疫新生活的相關活動原則,各項賽事才慢慢在入夏後恢復舉辦,到了入秋,好似要把上半年沒賽事可以比的缺口都補起來,覺得臉書動態每到周末都有好多朋友在忙著南征北討,四處征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