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賽是溫馨的



第三場個人標鐵賽,比賽過程總是煎熬又享受。


溫馨五月母親節,好像需要寫點甚麼溫馨的來應景,如果說參加鐵人三項很溫馨,不知道大家看著會不會覺得有些違和。

 

四月底的Challenge Taiwan是台灣近幾年頗具指標性的鐵人三項賽事,吸引各方高手齊聚,賽後一周內就有不少攻略專文在網路上出現,記述分享著賽前如何訓練、賽道上如何克服各種困難、賽後檢討修正策略等等,我總以欽佩眼光拜讀,想像著自己也要東施效顰的跟進,不過現實生活中有家有小有工作,只能坦然接受自己已經沒辦法挪出更多時間來訓練的事實,把一年一度的鐵人賽事當成家庭主題旅遊來規劃。

 

今年的Challenge Taiwan循例在台東舉行,對我們夫妻來說,這趟行程的挑戰不只是比賽本身,因為把兩歲多的老三也帶著南下,考量孩子的照顧需求,我和老公刻意錯開兩天,分報不同賽程,一人下場比賽時,另一個就要留守「一打三」,雖然辛苦,但我們甘心樂意,因為這次,一個我都不想少!

 

賽前一天,一大早就從台北開車出發,先到宜蘭接了參加學校外宿活動的大姊,風塵僕僕趕到far far away的台東已經下午四點多,趕忙到大會報到、領物資,陪著隔天就要上場113(半超鐵賽程,游泳1.9KM+騎車 90KM+跑步21KM,總計113公里)的老公整理裝備後,把車牽進轉換區完成檢錄,已經是晚餐時間。和同行的幾個家庭相約吃牛肉鍋,店裡滿滿的幾乎都是來比賽的、來加油的、來湊熱鬧的,感覺大半個市區都成了賽事活動場,緊張、興奮、期待的情緒互相渲染,我真喜歡這種感覺啊!

 

這次把最小的也帶上,比賽之餘還要顧孩子,雖然辛苦,但一個都不能少。

 

領著孩子們在終點等爸爸回來。

 

真的那麼喜歡比賽嗎?即便我現在還停留在標準鐵人51.5公里賽程(游泳1.5KM+騎車40KM+跑步10KM),每次賽前還是焦慮、比賽過程中也總是邊跑邊碎念,但是在賽道上,選手們彼此送暖,一個微笑點頭或吆喝一句「加油」,透出「我懂你的苦,我也一樣苦,但是我們一起努力」的訊息,真的很溫馨,更別說在終點前的紅毯跑道上,看到在豔陽下曬著的老公和孩子們,老遠發現了我,迎面跑來興奮大喊「媽媽來了」,更是熱淚盈眶讓我有想哭的衝動!以前對我來說遙不可及的鐵人賽事,現在卻是成了我們的家庭活動;爸媽下場比賽,丫頭們場邊加油,只要能帶上妳們在旁邊為我們打氣,爸媽就覺得自己又更勇敢了!

 

筋疲力盡進終點,最期待的就是看到家人迎接。曬了好久等到媽媽,孩子都笑不出來了!

 

自從這幾年開始規律訓練、參加比賽以來,雖然成績非常一般,但我總想多點分享箇中點滴,就是希望能鼓勵家庭工作兩頭燒、忙到忘記自己的媽媽們:留點時間給自己,只要願意跨出第一步,人生就會注入過去難以想像的各種可能。我一直很享受這個「重新發現並認識自己」的過程,驚訝著自己從「不行不能」到「我可以」,不只是體能上的進步,還包含內心世界更堅強。這次在台東,我賽前試游後上岸,在活水湖邊碰到一對夫妻帶著三個兒子,正為孩子們隔天的小鐵人賽事預備,那位媽媽問我合照,跟我說希望有一天她自己也能跟我一樣下場比賽,「嘿!我都可以了,妳一定也可以!」我是這麼回她的,也是這麼相信的!

 

 

 

 

 

 

我是夏嘉璐。
「主播、主持人」,是大多數人知道的夏嘉璐。2003年農曆春節後,才剛拿到碩士學位的我,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就從電視新聞台開展,一直到現在,換了幾家公司,但從沒離開過電視台。
而「妻子」,是讓我有歸屬的身份。27歲嫁作人妻,驚訝嗎?是啊!就現代的標準來說是有點早。目前婚齡14年,雖然總也操煩在日常瑣碎中,但持續愉快,就台灣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的比例來看,算幸福!
至於「媽媽」,則是讓我成長最多的身份。婚前對孩子沒有特別興趣甚至有些抗拒,現在卻有三個女兒!陪伴她們長大的過程,我好像也跟著再成長一輪,能讓我有這幾個丫頭每天繞在身邊吵我煩我愛我,是 神的奇妙恩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記憶年味

在我年節記憶當中最突出的,就是家裡的年菜了。奶奶是東北哈爾濱人,來台後在眷村生活,除夕圍爐,我們家年菜的扛霸子就是那一爐酸菜白肉鍋,年節那幾天從廚房源源不絕端出的酸菜,是奶奶和媽媽花了一兩個月的時間來醃製預備的,等著一個月後只要靠近大甕就能聞到酸白菜特殊氣味,對我來說,那就是我們家的年味。

再見,樂樂

再見,樂樂 樂樂已經16歲多了,就狗而言,算是高齡,自從兩年多前發現她腹內有顆拳頭大小的腫瘤,每次她身體出狀況被我們送到醫院,打了點滴用了藥,總能恢復過來跟我們回家,只是這一次她真的太虛弱,大部分時間就是癱躺著、抽抖著,一直睡,觀察了兩晚,最後忍痛做了決定,放手。

永遠跟自己比賽

時序進入春天,鐵人賽季也跟著鳴槍。「一年比一場鐵人」是我給自己設定的目標,而今年四月底的這場,將會是我的第三場鐵人賽,對手不是別人,對我來說這永遠是跟自己的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