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愛走動



「1919愛走動」單車環台勸募到這次已經是第18屆了,38位騎士歷經兩周左右騎行環台,沿途拜訪救助協會的服務據點,同時呼籲捐款。


去年(2019)十月左右,因為一位大哥的介紹推薦,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接洽詢問我是否有意接下「1919急難家庭救助」單車環台勸募計畫的活動代言人,我本來就喜歡騎車,又能結合公益活動,當然是樂意至極。「1919愛走動」單車環台勸募到這次已經是第18屆了,活動每年都選在年底從台北啟行,38位騎士歷經兩周左右騎行環台,於跨年年初返回台北,環台沿途會安排騎士們拜訪救助協會散布各地的服務據點,和受助者互動、聽聽他們的故事,再把自己一路上的感動見聞,透過社群圖文等管道和身旁親友分享,以呼籲捐款支持「急難家庭救助」計畫。

 

我喜歡騎車,這次結合「1919急難家庭救助」公益活動,樂意至極。

 

社福團體以單車環台的方式來勸募,仔細想想,其實難度真的很高。首先,這是一趟太複雜的行程,不只38位環台騎士大半個月在行程當中的食宿、補給車、行李運送等庶務安排繁瑣,由於大隊總共38台自行車要一起行動,一路上也還有太多技術問題需要克服,例如,我們騎在大街小巷經過每個有號誌或沒有號誌的路口,要怎麼盡可能讓全隊一口氣通過?這對騎著機車跟前顧後的導護同工來說就是挑戰。另外,兩周的行程可能因為天候、地形、路況或各種難以預料的狀況而導致意外發生。

 

1919環台以來,幾乎每年都會有人摔車、動輒骨折,今年車隊北返行經蘇花公路時,就有位騎士不慎打滑摔車,差一點就被旁邊呼嘯而過的大車輾過,真把大家嚇出一身冷汗,不說別人,我家先生自己就在基隆市區,因為路面上的一個大窟窿沒躲過,大叫一聲「啊!」就摔了,立刻被打包上了隨隊醫護車,折返回才剛路過的基隆長庚,送進急診室先緊急縫合處理,我也跟著提早收工。後來,和協會祕書長夏忠堅牧師聊起,才知道已經70多歲的他,前幾年也在往南迴公路制高點壽卡的路上,因為天雨路滑不慎摔車,一度失去意識,送進台東的醫院因為顏面骨折、腦出血,住了好幾天才出院回台北。夏忠堅牧師說,「所以,每年車隊一出發,(救助)協會就要發動(24小時)輪三班禱告。」

 

1919環台以來,幾乎每年都會有人摔車、動輒骨折,我先生就在基隆市區,因為路面不平拯救摔了,立刻被送急診逢了好幾針。

 

這次把孩子們也帶著一起,她們會跟著工作人員在休息點等著、揮大旗歡迎車隊抵達。

 

為了讓男女老少騎士都能平安騎完全程,救助協會其實承擔了很大責任和壓力,這趟行程這麼危險這麼難,社福單位要為急難家庭募款,為什要大家單車環島?像其他公益團體一樣,放個四方透明塑膠箱在各大小店家的收銀櫃檯上,不是很好、很簡單嗎?原來,救助協會大費周章的安排單車環島勸募,背後真的用心良苦。

 

因為時間安排上的困難,這次的1919單車環台,我和先生只騎了第一天台北場的出發陪騎,和最後兩天從宜蘭北返回台北終點,雖然才這麼一點點沾水式的參與,還是讓我稍稍體會了救助協會要大家單車環台的用心:由於活動時序已經入冬,環台騎乘常會碰到風吹雨打的天候變化,每位騎士都得自己去面對克服淒風苦雨的騎行,也就更能體感急難家庭面對生存環境催逼時的無奈心情,但又因為是在車隊中,有夥伴一起同行,所以即使辛苦艱難但並不孤單,因著這樣的感受,讓幫助者和受助者有了微妙的連結,甚至因為行程中的見聞和體會,幫助者的生命也得到了意料外的幫助,所以不少環台騎士,會連著五年、八年甚至超過十年以上的參與,勇士們因著「一起做的傻事」豐厚了自己的生命價值。

 

 

 

 

 

 

 

我是夏嘉璐。
「主播、主持人」,是大多數人知道的夏嘉璐。2003年農曆春節後,才剛拿到碩士學位的我,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就從電視新聞台開展,一直到現在,換了幾家公司,但從沒離開過電視台。
而「妻子」,是讓我有歸屬的身份。27歲嫁作人妻,驚訝嗎?是啊!就現代的標準來說是有點早。目前婚齡14年,雖然總也操煩在日常瑣碎中,但持續愉快,就台灣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的比例來看,算幸福!
至於「媽媽」,則是讓我成長最多的身份。婚前對孩子沒有特別興趣甚至有些抗拒,現在卻有三個女兒!陪伴她們長大的過程,我好像也跟著再成長一輪,能讓我有這幾個丫頭每天繞在身邊吵我煩我愛我,是 神的奇妙恩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把現在做好,就是為未來預備

我常和學生們分享自己奇妙求職歷程讓我學習到的重要一課,「把現在做好,就是在為未來預備」,當我還在校園時,並不知道我當時的學習狀況、課堂參與態度、和師長互動時給師長留下的印象會這麼直接連結於人生的下一個階段。

實價登錄2.0上路,這3件事揪母湯

為了讓不動產交易資訊更加透明化即時化,實價登錄2.0在7月1日上路了,而新制和舊制,到底有甚麼不同?又對房市有甚麼幫助?

勿忘初心——紀念親愛的周明淵主任

看著那張空著的椅子、還有潔亮到反光的桌面,周明淵主任的座位已經幾個月沒有人坐了。醫護同仁每天在醫院看盡生老病死,但醫護也是人也終將有謝幕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