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年味




從有記憶以來,一大桌子的年菜都是由酸菜白肉鍋領軍。


又是一年農曆新年,又是一次感嘆「越來越沒有年味」,但其實對於「沒有年味」的抱怨,我已經碎念一輩子了!

 

身為道地台北人,自小到大,我總覺得台北是全台灣最沒過年氣氛的地方,一到了除夕那一天,平日熙攘市井像是切換了開關,大馬路上的人啊、車啊,變魔術一樣的都不見了,繁華大都市冷清得像是空城一般。由於奶奶家、外婆家都在台北,每年春節,不管要回誰家,反正都離不了這空城,所以小時候最羨慕的,就是同學「有南部可以回」。台北孩子想像中的回南部過年,是在傳統三合院,院子裡擺得像辦桌一樣的圍爐,一大家子的大人小孩熱絡著喧鬧;今年年前,老公帶著我和孩子們先走了趟南部訪親,就特別帶我們到山上老家看看多年不見的長輩,那正是我從小想像中的三合院,穿梭在低矮門廊間好奇探望著每個角落,特別讓我這個台北俗感到新鮮有趣。

 

 

都市小孩第一次體驗灶咖和三合院

。

 

至於台北小孩的過年,現在回想起來,即便熱鬧不足,但當時的我們也還是認真看待年節的。在那個沒有平價快時尚的年代,媽媽會特別在年前帶著我去買新衣服,一年一度的穿新衣戴新帽,小女孩自然是期待雀躍的,即便媽媽買的多是平常也沒機會穿得到的大紅過膝洋裝,但當時因為少有而特別惜物,明明是自己沒穿過幾次的洋裝,幾十年後卻依稀還記得衣服上頭的繡花是甚麼模樣。

 

在我年節記憶當中最突出的,就是家裡的年菜了。奶奶是東北哈爾濱人,來台後在眷村生活,又長年跟街坊鄰居切磋交流大江南北各地料理,練就出來的好手藝,在過年期間就集大成的出現在餐桌上。除夕圍爐,我們家年菜的扛霸子就是那一爐酸菜白肉鍋,從除夕夜就穩坐在圓桌正中央,看我們吃到初幾它就端坐到初幾。年節那幾天從廚房源源不絕端出的酸菜,是奶奶和媽媽花了一兩個月的時間來醃製預備的,婆媳倆得先分批去市場扛回十數個大白菜,將根部對半剖開,排排列滿了客廳木地板上風乾,接著用滾水燙過後再拿大石頭壓在大陶甕裡,等著一個月後只要靠近大甕就能聞到酸白菜特殊氣味,對我來說,那就是我們家的年味。

 

一年一次的素什錦,炒了滿滿一大盆分裝,吃完,年就過完了。

 



帶著孩子幫忙年菜備料,為她們累積兒時年味記憶。

 

還有一樣功夫菜,素什錦(又名十香如意菜),也是打從我有記憶以來,從沒在年節餐桌上缺席的。十樣素菜意表十全十美,包含了紅蘿蔔、白蘿蔔、芹菜、黑木耳、香菇、金針、豆干、雪裡紅、冬筍以及黃豆芽,全部都要先處理成絲,部分食材也需風乾,最後再一起拌炒,光是把料備好就得要花上一兩天的時間,十分耗工,所以奶奶每年只做這麼一次,每次都會炒上好大一鍋,分裝冷凍,吃完了,年就過完了,接下來只能巴望著明年再吃。

 

年菜連結著家的味道,除了餐桌上的料理,還有藉著這些料理透出的家人間的愛與關係。我們家常常包餃子吃,但我總特別喜歡初一上午的餃子,因為我一直記得小時候,祖孫三代圍著奶奶家的餐桌,奶奶一人揉麵桿皮,麵桿子來回滾動,餃子皮一片一片飛出,站在一旁的媽媽、嬸嬸還有我就趕緊接著,包餡捏起,雖是和平日相同的餡料配方,吃進口裡心中的滋味卻不大一樣。

 

我總想著,自己是這樣堆疊出屬於自己的年節回憶,只是現在過年氣氛比起以前又更淡薄,不知道未來我的孩子們想起她們兒時的年節記憶,還會剩下些甚麼了。


 

 

 

 

 

我是夏嘉璐。
「主播、主持人」,是大多數人知道的夏嘉璐。2003年農曆春節後,才剛拿到碩士學位的我,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就從電視新聞台開展,一直到現在,換了幾家公司,但從沒離開過電視台。
而「妻子」,是讓我有歸屬的身份。27歲嫁作人妻,驚訝嗎?是啊!就現代的標準來說是有點早。目前婚齡14年,雖然總也操煩在日常瑣碎中,但持續愉快,就台灣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的比例來看,算幸福!
至於「媽媽」,則是讓我成長最多的身份。婚前對孩子沒有特別興趣甚至有些抗拒,現在卻有三個女兒!陪伴她們長大的過程,我好像也跟著再成長一輪,能讓我有這幾個丫頭每天繞在身邊吵我煩我愛我,是 神的奇妙恩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共學共成長

進入暑假的第一個星期六,兩個姐姐一早七點多就被我叫起,趕著吃早餐、噴防蚊、擦防曬,帶上水壺和悠遊卡,準時八點送到家裡附近的捷運站,和共學團的幾個孩子集合,讓老師帶著先出發前往富陽自然生態公園,為學團的學期活動「爬山大地闖關遊戲」預做準備。

為了還能跑而感謝

平日練跑,我在住家旁的河濱跑一段折返,路線固定,能跑的時段也差不多,有段時間,我特別注意到有位老阿嬤,常在我跑步時讓外勞陪著在河濱透氣,老遠看到她駝彎著腰的背影,就感動她即使費力但還努力走著,也感恩我還能這樣跑著。

寫在新年伊始

踏入2019年,把去年年初與年底相對照,才發現孩子們不只長了個頭,眼神裡也透出開朗自信的光采,對於不以孩子考卷分數成長為追求目標的媽媽來說,看到孩子們的生命緩慢卻逐漸成熟,是走過2018的欣慰,也是進入2019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