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還能跑而感謝



進入12月,台北天氣漸涼,是很適合跑步的季節,一年一度的台北馬拉松也是排在這樣的初冬時分。台北馬被視為國內最具指標性的路跑賽事,很多跑者都會列入每年必跑,有些菁英跑者力求能跑出BQ(Boston Qualify)好成績,達標了就有機會進階到全球最受矚目的馬拉松賽事——波士頓馬拉松;當然,也有人把台北馬當作年終大拜拜,上萬跑友一起上街繞城,熱鬧熱鬧!我自然是屬於後者。

 
懶散歸懶散,可每次一出門開跑,好像某種機制就被啟動,跑著跑著反倒有點停不下來。 

 

今年的台北馬,是我2015年開始運動以來的第三場半馬(21公里),經驗值這麼上不了檯面,顯見我並不是那種月月馬樂此不疲的勤奮跑者。老實說,每次要出門跑個5K8K,或許是懶散,或許是枯燥,常常心裡是有些抗拒的,所以報賽事,就好像是吊在眼前的紅蘿蔔,我就是那頭沒了紅蘿蔔就不願動的驢。

 

今年入夏後,一方面天熱,一方面要為KOM準備(點它→我的KOM初體驗),連著好幾個月都只顧著練車,跑步幾乎是完全放掉了,僅以每周一次肌力課前跑步機上半小時5公里聊備一格的維持著,一直到十月底KOM結束,驚覺距離台北馬只剩下一個多月的時間,才勉為其難地逼著自己一定要跑起來了。說也奇怪,懶散歸懶散,可每次一出門開跑,好像某種機制就被啟動,跑著跑著反倒有點停不下來。

 

寫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了一位老阿嬤。平日練跑,我都會在住家旁的河濱跑一段折返,路線固定,能跑的時段也差不多,有段時間,我就特別注意到這位老阿嬤,常在我跑步時讓外勞陪著在河濱透氣。

 

阿嬤真的很老很老了,滿臉皺紋,即使氣候溫暖宜人,她也總裹著圍巾、厚外套。剛開始留意到阿嬤時,她還能讓外勞攙扶著散步,我往往老遠就能看到她們的背影,看著阿嬤駝彎著背戴著帽,行進速度相當緩慢,我就盯著這雙人組,越跑越近、越跑越近,然後超越她們,等我折返時,如果還看到她們還繼續緩步走著,或者阿嬤已經坐回她的輪椅休息了,我就特別會想要和阿嬤打聲招呼,不是舉手點頭示意、淡如水的那種招呼,而是刻意跑到阿嬤眼前,喊一聲「阿嬤哩後」(不知道為什麼,但總覺得阿嬤是說台語的),然後,看到阿嬤放空的眼神會亮起來,乾癟的嘴會笑咧開,緩緩的,她會舉起她的手,阿嬤的回應總能讓我滿足。不自覺地,我發現每次去跑河濱我都隱隱期待能碰到阿嬤,感動她即使費力但還是努力走著,也感恩我能這樣跑著。

 
每次去跑河濱,我都隱隱期待能碰到阿嬤,老遠看到她駝彎著腰的背影,就感動她即使費力但還努力走著,也感恩我還能這樣跑著。

 

喔!再回到台北馬!畢竟是家有三寶的職業婦女,練跑時間有限,賽前一個月只能維持一周一次的外跑頻率,終於跑到賽前四天把距離拉到10K,就準備上場。或許你會狐疑,這樣的練習量真能應付21K的半馬嗎?我只能說,人愛湊熱鬧的性子真的很奇妙,大隊人馬一起跑,彼此簇擁著一公里一公里的往前推進,真能莫名地阿甘上身一路不停直奔終點,最後以2小時19分的成績,僅僅一分鐘的進步再破pb(personal best),心滿意足地以台北馬為今年所有賽事劃下句點。 

 

賽後的星期一回到公司,雖是一如往常新聞工作現場,但想著就這一個月,從自己口中播出好幾則名人亡故的遺憾消息,因為前一日大量運動帶來的兩腿痠痛,突然也成了一種幸福的確據,單單為了自己還能跑,我感謝 神!然後,再過幾周還有一場半馬,繼續跑吧!

 
2018台北馬在陰雨濕冷中開跑。

 
路跑活動,水站總是廢紙杯堆積如山,這次自己的水杯自己帶。

 

 

 

 

 

 

我是夏嘉璐。
「主播、主持人」,是大多數人知道的夏嘉璐。2003年農曆春節後,才剛拿到碩士學位的我,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就從電視新聞台開展,一直到現在,換了幾家公司,但從沒離開過電視台。
而「妻子」,是讓我有歸屬的身份。27歲嫁作人妻,驚訝嗎?是啊!就現代的標準來說是有點早。目前婚齡14年,雖然總也操煩在日常瑣碎中,但持續愉快,就台灣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的比例來看,算幸福!
至於「媽媽」,則是讓我成長最多的身份。婚前對孩子沒有特別興趣甚至有些抗拒,現在卻有三個女兒!陪伴她們長大的過程,我好像也跟著再成長一輪,能讓我有這幾個丫頭每天繞在身邊吵我煩我愛我,是 神的奇妙恩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奮起!在一念之間

如果曾經造訪過我的FB粉絲專頁,肯定看到不少運動相關的po文,尤其在這個夏天,趁著孩子們放暑假,不用趕早張羅她們上學,除了固定每周一次的健身房跑步和重訓外,一星期還可以排個兩、三天,努力起早趕在清晨六點前出門,或者去團練晨泳一小時,或者參加團練騎公路車爬山,先完成個35公里以上、超過兩小時的騎乘,再展開一整天的忙碌生活。

從體制內走到體制外

很多人會好奇,體制外的學校是怎麼上課的?真的都不用寫作業嗎?都沒有考試壓力?其實每個體制外學校都有自己的理念和教學模式,不能以一論之。而在我大女兒的學校,雖然國語、數學等「工具學科」還是跟著課綱進度走,也有習作要完成,但其他學科的教學卻多元有趣許多,比起傳統課堂單向式講學,這裡的孩子會有很多機會在戶外走讀、五感體驗。

我的KOM初體驗

KOM是甚麼?如果你不知道,非常正常!我也是在接觸了公路車好一段時間後,才開始聽朋友們聊起這號稱全世界十大最困難的自行車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