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跟自己比賽



即將迎接我的第三場鐵人賽事,與鐵人主播侯以理一起接下形象大使的邀約。

 

時序進入春天,鐵人賽季也跟著鳴槍。「一年比一場鐵人」是我給自己設定的目標,而今年四月底的這場,將會是我的第三場鐵人賽,對手不是別人,對我來說這永遠是跟自己的比賽。



今年依舊選擇Challenge Taiwan的賽事,甚至還接下了活動形象大使的邀約。因為自己在鐵人的世界裡,實在不算是個咖,目前都還窩在標準鐵人51.5公里的賽事,也沒有任何可以拿出來說嘴的成績,基於職業道德也為了避免賽事主辦方的誤會,確認邀約前我和賽事執行長談了近一個小時,才知道他想要透過賽事傳達的訊息,正是現在我每天都很努力想達成的目標:Balance Your Life。


 
「Balance Your Life」,我每天都很努力想達成的目標。

 

身為忙碌的職業婦女,家裡還有三個年齡介於2歲到10歲的孩子要應付,每天周旋奔波地處理大小瑣事,餘下屬於自己的時間實在有限且零碎,如果還想要訓練預備賽事,在很多人眼裡常常覺得是高度困難的任務,尤其是我總想要訓練、工作、家庭、信仰生活都能兼顧,仔細想想,確實不容易,而其中的重點不只是時間必須更有效率的安排,更關鍵的是我所在意的各種價值要如何排序,而自從運動成為我的生活日常後,我也經歷了重新認識自我、整理內在世界的過程,慢慢的讓自己在每一次的選擇取捨之間,覺得坦然自在、沒有包袱。

我在2015年10月第一次嘗試鐵人三項賽事,正喜孜孜的得意著自己又一次挑戰自我極限時,卻在隔年三月,正準備要比第二場鐵人賽前一個月,發現自己意外懷孕!好不容易才克服各種心魔、剛進了「運動」的門,因為懷孕就要放掉?我實在千百個不願意不甘心!所以我明知勉強,卻還繼續冒險外騎公路車直到孕期16周,日漸隆起的腹部讓我彎不下腰,跑步也持續到24周感覺子宮緊縮不適才喊停,肌力重訓則在專業教練的指導下持續到產前兩周,並且在月子一結束就回去健身房報到,你問我為什麼要這麼拚?當時我還不曉得,其實自己不自覺的想要證明,就算是意外懷孕,就算家裡有三個孩子,其中還有個小北鼻要從頭搖起,但我還是可以!


「我可以!」一度是自己開始運動之後的心魔。生了老三之後沒多久,我報了鐵人賽,想要拚一拚產後五個月就回賽道,但家裡又多了個寶寶,從四口進階到五口人,光是生活秩序的重新安排,就已經很耗心神,遑論要重拾規律訓練的節奏,其實自己各方面的狀況都沒有預備好,賽前一個月,老公安慰我「比賽年年都有」,那場鐵人賽,最後我還是放棄了,心裡充滿「我根本就不可以」的挫敗感。



在運動訓練的路上,賽事達標成就解鎖的自我滿足及外界掌聲,很容易讓人上癮,而「我根本就不可以」的挫敗和懊惱,讓我開始思考自己到底想要追求怎樣的生活樣態,運動對我來說又是甚麼?現在的我,不追求衝一個自我極限,而是以長久持續的鍛鍊為目標;不為成就自我而運動,而是為了需要健康的身體來承擔照顧家人的責任;運動不是主菜是調味,運動幫助我更好的Balance My Life。

 

 

2015年賽前發現意外懷孕,只能在賽道邊帶著孩子幫先生加油當啦啦隊。
 

 

 

 

 

 

我是夏嘉璐。
「主播、主持人」,是大多數人知道的夏嘉璐。2003年農曆春節後,才剛拿到碩士學位的我,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就從電視新聞台開展,一直到現在,換了幾家公司,但從沒離開過電視台。
而「妻子」,是讓我有歸屬的身份。27歲嫁作人妻,驚訝嗎?是啊!就現代的標準來說是有點早。目前婚齡14年,雖然總也操煩在日常瑣碎中,但持續愉快,就台灣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的比例來看,算幸福!
至於「媽媽」,則是讓我成長最多的身份。婚前對孩子沒有特別興趣甚至有些抗拒,現在卻有三個女兒!陪伴她們長大的過程,我好像也跟著再成長一輪,能讓我有這幾個丫頭每天繞在身邊吵我煩我愛我,是 神的奇妙恩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寫在新年伊始

踏入2019年,把去年年初與年底相對照,才發現孩子們不只長了個頭,眼神裡也透出開朗自信的光采,對於不以孩子考卷分數成長為追求目標的媽媽來說,看到孩子們的生命緩慢卻逐漸成熟,是走過2018的欣慰,也是進入2019的期待。

記憶年味

在我年節記憶當中最突出的,就是家裡的年菜了。奶奶是東北哈爾濱人,來台後在眷村生活,除夕圍爐,我們家年菜的扛霸子就是那一爐酸菜白肉鍋,年節那幾天從廚房源源不絕端出的酸菜,是奶奶和媽媽花了一兩個月的時間來醃製預備的,等著一個月後只要靠近大甕就能聞到酸白菜特殊氣味,對我來說,那就是我們家的年味。

再見,樂樂

再見,樂樂 樂樂已經16歲多了,就狗而言,算是高齡,自從兩年多前發現她腹內有顆拳頭大小的腫瘤,每次她身體出狀況被我們送到醫院,打了點滴用了藥,總能恢復過來跟我們回家,只是這一次她真的太虛弱,大部分時間就是癱躺著、抽抖著,一直睡,觀察了兩晚,最後忍痛做了決定,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