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AED團隊攜手美女急診醫師,颱風天挺進桃園復興鄉部落教CPR



颱風天,你會做什麼?在家睡大頭覺、去大賣場採購、還是到影城看電影?有一位美女急診醫師、跟著一個CPR+AED講師團隊,在白鹿颱風登陸的風雨天,跑到桃園山區復興鄉教部落族人CPR+AED,到底他們想改變什麼?

 

8月24日當天,白鹿颱風登陸南台屏東,北台灣不在暴風圈內,但桃園復興鄉山區風大雨驟,台7乙沿線滿地落石斷枝,路上車疏人稀,然而復興鄉義盛里義盛教會旁的走道上,卻擠了48位無心回家的泰雅族大小朋友,他們併肩而坐,熱絡地討論著CPR和AED,為何要學?不為自己,而是希望守護部落中的每一個人。

 

聽著白鹿颱風的風雨聲,義盛教會走道旁擠了48位部落民眾,跟著田知學醫師與中保關懷社會福利基金會的講師一起學CPR+AED,有鄉親說,這種經驗很特別。

 

在田知學醫師(右)的指導下,兩位復興鄉泰雅族爺爺模擬急救現場,一位做CPR、另一位操作AED,兩人合作無間,孩子們大聲為爺爺打氣。

 


學CPR+AED,想成為部落守護者

 

「一下、兩下、三下、四下……」一位泰雅族爺爺採高跪姿、膝蓋與肩同寬,以掌根按壓CPR,孩子們大聲有節拍地算著節律次數。

 

「手不能彎、不能停、按壓深度5公分~要壓得快~每分鐘100至120下,一秒要2下~」來自振興醫院的急診醫師田知學一口氣提醒6個指定。田醫師口氣好急、彷彿重現了生死瞬間的急救現場,初次學CPR+AED的爺爺顯得有些慌張,孩子們連忙打氣:「爺爺~爺爺~手不要抖。」

 

「開啟電源,解開病患衣服,撕下電擊片~」第二位爺爺打開AED,依照語音操作,此刻,手忙耳朵也忙,然而兩位初次學做AED的泰雅族爺爺按「聲」索驥居然也順利把「叫叫壓電」急救步驟完成了。

 

下著颱風雨、地上是斷竹,都不能阻擋揹起安妮與AED教學機的田知學醫師與中保CPR+AED團隊前進復興鄉。


「CPR+AED很簡單吧!?」田知學醫師問道,孩子們異口同聲說:「一下就學會了。」曾對自己許下「希望偏鄉到處都有AED,原鄉人人都會CPR」的田知學醫師,把這個職志當成夢想,2017年10月找到有志一同的中保關懷社會福利基金會團隊,700多個日子來一起往深山裡鑽,從南投信義鄉、花蓮秀林鄉、南投水里鄉等地,一個發願一項使命,促使田知學醫師與基金會團隊們即使在8月24日至25日白鹿輕颱登陸台灣時,仍不願停下前往復興鄉的腳步。

 

 

 

在台7乙易坍路段實行管制,落石斷枝隨時都可能砸下,路況有些驚險,車隊只能疾行而過。


當天早上六點半,田知學醫師與中保關懷社會福利基金會團隊在振興醫院宿舍前會合;七點不到,就由中保關懷社會福利基金會、立偉電子副總經理陳柏全帶隊下,一行兩台車、六人隊伍、六組安妮與AED訓練機,浩浩蕩蕩地往桃園復興鄉前進,同行CPR+AED講師于宗平表示:「一旦取消,有太多單位要協調,急救觀念需要往山裡扎根,就把自己當大冒險家吧!」急救觀念行腳者的豪氣與勇氣,為兩天四場的CPR+AED教學揭開序幕。

 

8月24日、25日逢白鹿颱風登台,急診醫師田知學與中保關懷社會福利基金會CPR+AED團隊依然挺進桃園復興鄉,在雨聲、風聲、AED節律聲,聲聲入耳的陪伴下,一連四場分別在巴陵活動中心(上排圖)、義盛教會(下排圖左起)、溪口教會與光輝教會,與部落民眾分享CPR+AED技巧。

 

由立偉電子副總經理陳柏全(左四)帶領,每位CPR+AED隊員都是急救教學團隊的扛霸子:左起為于宗平、鄭怡柔、郭蕙翎、溫玉文、陳奕強。

 

談及颱風天上山的心情?已成為許多部落學子偶像的田知學醫師帶著嚴肅語氣說,「心情很忐忑,我是急診醫師,平日再三強調安全,若沒有把自身安全顧好、做好示範,又如何教導別人安全急救呢!」

 

復興鄉有60多個部落,大多是泰雅族人,其中巴陵活動中心所在地的上巴陵是復興鄉中AED密集度較高的地方,數量也不過三台,車程最快30分鐘,由此可見,多數鄉民族人距離最近AED的車程都超過黃金救援4分鐘,有族人笑稱:「人救不如自救、除救護車外更需要AED。」人人都會CPR的急救技能顯得格外重要。

 

田知學醫師希望全台偏鄉建置AED的步伐能更快一點。

 

義盛教會的孩子們對AED+CPR很感興趣。


有危機意識的族人不少,在巴陵活動中心、義盛教會、溪口教會與光輝教會舉辦的四場AED+CPR課程中,兩天總共吸引了161位民眾前往聆聽,90分鐘課後最多反饋的關鍵字就是「手好痠」。

 

田知學醫師一再強調急救的重點器官在於腦、心、肺,只要缺氧4分鐘就可能腦死,而心或肺只要其中一個不運作了,人就會死亡,施行CPR就是讓心臟重新跳動、肺部啟動呼吸,及時使用AED電擊則可讓心因性猝死的病患有機會回到正常心跳,就讓猝死病患可能起死回生。

 

擔任義警的達訝(左),特地在颱風天前來學習CPR,還笑說自己是田知學醫師(中)的粉絲。

 

在巴陵活動中心第一場CPR+AED教學課程中,就來了一位年約60歲名叫「達訝」的泰雅族大叔,復興鄉遊客眾多,常發生山難,達訝憑藉著夜間辨識山路的好本事,成為當地義警一員,只要有山難,他便會跟著搜救隊入山,碰過不少急救驚險事件,但一生中還沒用過CPR+AED救過人,這次想藉著課程增進自身急救能力。達訝說:「我去『夜市』裡遇到事故,若真的需要做CPR,會記得田醫師今天說的『壓』(CPR)就對了。」他口中的「夜市」正是族人口中入夜後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林。

 

義盛里里長王曉貞認為復興部落很需要AED。

 

義盛里里長王曉貞也說出了偏鄉部落渴望CPR+AED的心聲:「部落中有許多長輩,CPR+AED對我們來說很重要,我就曾親身經歷兩次族人發生心肌梗塞的變故;第一次是里長室同仁、第二次是烏內教會的牧師,很不幸地前者沒救回來、後者因為有人在四分鐘內施做CPR,牧師幸運被救回。兩次生死震撼讓我深深體會到部落中需要AED器具與CPR課程,因此積極向衛生所申請,促成這次CPR+AED的教學課程,未來我會努力爭取更多AED設備。」

 

 

在講師陳奕強(左)的指導下,任職復興鄉衛生所的荷外哈告(右)認為CPR+AED的技巧需要不停的練習。

 

專業講師郭蕙翎(右)細心地指導民眾使用CPR+AED。

 

除了CPR急救技巧,田知學醫師拿著小安妮示範,當小Baby停止呼吸時,所使用哈姆立克的急救技巧。

 

王曉貞里長的憂心,正是多數偏鄉的縮影。全國有58個原鄉鄉鎮、748個原住民部落,約56萬人口,占全國人數達2.4%,但有AED的偏鄉少得可憐,來自南投信義鄉布農族的田知學醫師感同身受,今年被延攬為衛福部原住民健康諮詢委員會的委員後,便積極爭取偏鄉AED的設置。

 

經過一年半努力,今年6月30日,田知學醫師與中保關懷社會福利基金會聯手演出「信義鄉都有AED」的夢幻戲碼,完成了南投信義鄉13鄉鎮的AED建置,小小的里程碑振奮了所有人,也讓田知學醫師肩上擔子更重,並直言:「原來良善那麼有力量,這條路行得通,所以要和團隊繼續走下去。」她發願:「未來我計畫一個月走訪一個偏鄉。」聞言,一旁同在「熱血同溫層」中保講師們七嘴八舌討論下一步,「去司馬庫斯啦、烏來比較近還沒去過啦⋯⋯」「我覺得要發好寶寶卡,每去一個偏鄉就發一張(眾人笑)⋯⋯」彷佛集滿700多個偏鄉拼圖是件容易的事。

 

對於擁抱偏鄉,田知學醫師溫柔又堅定地說:「我不會停下來。」跟隨田知學醫師的執行「前進偏鄉・齊心共照」計畫的中保團隊大隊長副總陳柏全,與成員郭蕙翎、于宗平、陳奕強、溫玉文、鄭怡柔二話不說揹起安妮與AED教學機,邁開越過另一個山頭的腳步也更堅定了。

 

「走~下一站原鄉!」揹著AED+大小安妮教具的田知學醫師、中保團隊大步走向原鄉的腳步不會停歇。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讓胡瓜一秒學會!「好辣」美女醫生走入偏鄉教「救命神器」

「你們的夢想是什麼?」急診醫師田知學大聲問南投水里國中的488位師生,這是她到部落偏鄉推廣AED(自動體外心臟除顫器)的開場白。五官立體、個子嬌小的田知學醫師不論順境或逆境,從不放棄實現夢想的可能,尤其她成為電視節目固定醫師班底後,某次發現主持人胡瓜未經彩排就學會CPR+AED,起心動念想推廣CPR+AED,從此走入偏鄉、推廣AED操作與教會每個人都熟悉CPR就是她現在追尋的夢。

你會「叫叫CD」救人嗎?柯P、網紅揪千人一起學CPR+AED

在緊急時刻,你我都可以是救人英雄!由台灣運動安全暨急救技能推廣協會主辦、立偉電子共同協辦的「千人學做CPR+AED」教育推廣活動,7月29日在和平籃球場舉行,包括藝人網紅、熱心民眾,還有許多家長帶小孩前來,共計上千人完成簡版CPR+AED訓練,場面猶如嘉年華會般盛大而壯觀。

推動萬人學會CPR計畫,急診醫師徐嘉鴻:急救教育要從小做起

「不論大人或小孩,都需要學會CPR+AED,才能保護你身邊珍惜的人!」台灣運動安全暨急救技能推廣協會祕書長徐嘉鴻,同時也是雙和醫院急診醫學科主治醫師,在急診室看多了生老病死,深深覺得如果只有醫護人員會急救,碰上意外根本來不及,因此他認為全民都應該學會急救技能,而且急救教育必須向下扎根、從小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