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終人散情猶在



在每月一次的專欄,我幾次分享了我家兩位姊姊在安親共學團的活動,這個共學團在運作了五年半後,因為半數孩子和共學老師先後轉進到實驗學校,完成階段性任務,上個學期結束後也跟著畫下休止符。學團成立之初,我家大姊才剛從幼兒園畢業,現在都已經小五,時間過得飛快。作為領頭家長,回首這一路,關關難過關關過,點滴在心頭。

 

 

學期間,共學老師帶著孩子們跑遍了台北市的特色公園,近郊登山步道也不知道走了多少。


當初,因為極度不願意送孩子上安親班,雙薪家庭又有課後安置孩子的需求,所以積極地在孩子的幼兒園裡探詢家長意願、開說明會,順利湊足四人開始了這個共學團,沒想到開張大吉才一個學期,就有兩個家庭選擇退出,只留下我們和同為雙薪的另一個學伴家庭沒有退路,只能咬牙陪著新手老師熬過了長達一學期的磨合期,過程中有兩個孩子暴衝的拳打腳踢、家長懸著的一顆心、老師求好不得的眼淚,好不容易師生磨出默契也再補足了兩位學伴,學團狀況漸入佳境,只是穩定不到一年,老師就另有職涯規劃求去,我們又經歷一陣兵荒馬亂。找來了接手老師,是位溫文有禮的大男生,但鎮不住這幾個孩子,三個月就「陣亡」,還好家長們都很體諒,面對學團亂局大家都沒有棄守,一起商議處理,也很快就又面試了學團的第三位老師,皇天不負苦心人,讓我們找到有學團助教經驗的老師,無縫接下我們這個失序邊緣的共學團,對我來說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前景開朗。

 

學期間,共學老師帶著孩子們跑遍了台北市的特色公園,近郊登山步道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孩子們甚至在山上覓得專屬他們的祕密基地,有機會就想拉著爸媽一起上山可以炫耀展示一番。寒暑假時,學團師生一起討論的外宿旅行,總是充滿挑戰,他們去了恆春小鎮走了一趟盛夏的阿塱壹古道、也曾經在淒風苦雨中登上聖母山莊,最後一次的遠征,孩子們吆喝吆喝著就坐飛機去金門了。

 

學團師生淒風苦雨中登上宜蘭聖母山莊。

 

其實,我家大姊兩年前轉入實驗學校後,因為學校作息改變,我好幾度想勸退她別進團了,但大姊卻反過來老是央求我跟學校請假,好讓她有個半天時間能跟著學團東奔西跑,我知道她真心喜歡這個團,因為有歸屬感、安全感,學伴們在一起不管去哪玩啥都好。不再進團後,我也問了二姊,「你們在團裡這麼多年,做了這麼多事,妳最喜歡的是甚麼?」「小主人日!」她不假思索的回答。學團每個月會安排一天小主人日,孩子們輪流開放家庭當小主人,東道主還得要負責大家的午餐,學團早期我不放心,都會用好半成品,讓孩子們回來後加熱就可以吃,後來放手讓他們下麵下水餃,到最後只需留下食材,他們就能全程自己料理,最常出現的是咖哩飯和義大利麵,我每次看到學團的孩子們戴著蛙鏡切洋蔥的照片,就覺得好笑!

 

小主人日是我家孩子最愛的學團活動,東道主還得要負責大家的午餐。

 

在小主人日,我每次看到孩子們戴著蛙鏡切洋蔥的照片,就覺得好笑。

 

學團結束後,我找了老師和幾個學伴家庭來家裡晚餐,家長們好奇地問「哪個小孩最讓妳頭痛?」老師笑著說起某某一度讓她氣到心臟都痛了,歡談間透出她這幾年付出了多少心力。五年多的時間,加入學團前後總計有8個家庭、12個孩子,為了團裡大小事我其實花了不少心思,但我很享受這個過程,看到團裡親師生一起共好,就覺得滿足。當時成立學團的初衷,就是希望孩子們有個豐富的課後時光,日後憶起她們的童年,會是多彩的!我想,應該是目標達成了吧!

 

放學後,共學的孩子還能去小溪抓蝦。

 

 

 

 

 

 

我是夏嘉璐。
「主播、主持人」,是大多數人知道的夏嘉璐。2003年農曆春節後,才剛拿到碩士學位的我,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就從電視新聞台開展,一直到現在,換了幾家公司,但從沒離開過電視台。
而「妻子」,是讓我有歸屬的身份。27歲嫁作人妻,驚訝嗎?是啊!就現代的標準來說是有點早。目前婚齡14年,雖然總也操煩在日常瑣碎中,但持續愉快,就台灣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的比例來看,算幸福!
至於「媽媽」,則是讓我成長最多的身份。婚前對孩子沒有特別興趣甚至有些抗拒,現在卻有三個女兒!陪伴她們長大的過程,我好像也跟著再成長一輪,能讓我有這幾個丫頭每天繞在身邊吵我煩我愛我,是 神的奇妙恩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即食包簡單上桌,不必當「購物喪屍」

即食包的運用,最直接的好處就是僅需少許步驟,簡單地購買麵條或幾個肉塊就能輕鬆解決,就能變出一道道美味可口的家庭料理。

肺炎風暴是餐飲危機,也是轉機

這波新冠肺炎從年前延燒至今,不光是旅遊業,餐飲業倒店潮效應也浮現。近來最顯明的例子就是英國大廚傑米.奧利佛(Jamie Oliver)在台北、香港的餐廳宣告熄燈,難道是餐飲業凜冬已至?

武漢疫情延燒,房價會降嗎? 

新冠病毒疫情蔓延, 可能重現當年SARS後房市崩盤的戲碼嗎?尤其是年前就開始賞屋的客戶,進入議價階段時,常希望藉此作為談判條件,但房價真的會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