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開餐廳,不是為了米其林



2020的米其林,縱使疫情橫加阻攔延期,但前陣子也算是風風光光落幕,摘星的依舊亮眼,在鎂光燈下享受榮耀,有的星星光環沒掉,有的新生興奮遞補,當然也有下台落幕。然後,就在媒體對米其林「集中砲火」時,我的新餐廳,悄悄在東區開張,這當然不是故意挑時間跟米其林叫板挑釁,但我要大聲說:「開餐廳,我不是為了米其林!」

 

我開店從不是為了米其林,因為我永遠不會成為另一個年年摘星的江振誠。江振誠可以是職人,但職人卻未必要是江振誠,這就是重新出發「棧直火廚房」的精神,一家追求「職人精神」的好店。說的口語些,就是我們沒有米其林桂冠的黃袍加身,但在料理領域上,絕對也是底氣足的佼佼者,而「棧直火廚房」訴求的TA,也正是這群、在職場有實力卻位處中堅的「同溫層」。金字塔頂端眼神不會把目光流連,凡夫俗子走到大門口就自動退散,只留頻率精準的消費族群,這就是我真正想打造的「鬥陣俱樂部」。

 

「棧直火廚房」塑造同溫層氛圍的第一步,就是跟網美餐廳說再見!台灣餐飲一窩蜂追逐網美裝潢,殊不知曇花一現的「網美現象」,往往僅奠基於消費一次的海市蜃樓,採過蜜的花朵蝴蝶不再停留,銷聲匿跡成了最後結果。我沒有大小通吃的雄心壯志,更不想成為IG上一生只去一次的「觀光景點」,所以我把消費族群縮得小小的,我用職人料理,服務在各領域階層的職人。

 

「惡趣味」是我們這世代青春留駐的足跡,我選擇在餐廳內巧施布局,太過稚嫩的人肯定一頭霧水,時代走得太前的人天線也會接得不對,唯有同時期經歷過,才會懂這些、不言可喻的哽。像是這裡的廁所,即使不尿急也很建議一窺究竟,女廁有維納斯完美身形的肌肉猛男照片陪伴,男廁的小便斗則換成歐巴桑畫像拉下墨鏡正對你「虎視眈眈」;還有抬頭仰望天花板不經意冒出的小小魔鏡,以「上帝視角」讓顧客能以不同的角度,看看自己與友人的身形,還有菜色另一種視野的光景。

 

其實就連店招也暗藏玄機,伸出大大的無名指,亦是另種惡趣味意涵的衍伸。無名指就像五根手指最不受寵的兄弟,給上一眼都是過多的憐憫,但當它最終戴上戒指時,卻是最耀眼的那顆珍珠,其他兄弟都無法匹敵。正如同我的餐廳、我訴求的消費者,或許目前看來光芒晦暗,但只要願意給機會,時機一到,就有破繭而出的潛能。

 

「棧直火廚房」追求精準消費,揚棄時下流行的網美店型,而是訴諸「同溫層」的共鳴。

 

既然從店名、裝潢、精神都有這麼一絲反骨,料理當然也得跟得上腳步。「棧直火廚房」核心便是用炭火和煙燻來與食材的正面對決,有點粗曠,有點直接,還會有點鬧的小小趣味。就拿「角邊肉乾」來說,牛排的邊肉棄之可惜,乾脆,就直接烤成名符其實的「牛肉乾」吧!再以沙拉為例,誰說沙拉有憲法規定非得生菜掛帥,冷冰冰上桌,我偏要改用龍鬚菜、皇宮菜「清炒」,熱騰騰重新詮釋,它能是沙拉,也可說是燙青菜的高檔升級版。畢竟,誰說做菜需要按部就班,好吃美味又能玩出療癒感,這才是「棧直火廚房」追求的王道。

 

「棧直火廚房」會是家好惡顯明、勢力範圍劃分明確的餐廳,在這為各領域形塑的「職人圈圈」中,都能找到苦悶下的一絲溫暖,快樂中吐露心事的一隅角落,因此在未來,我也會不定期舉辦「職人之夜」,藉由直火料理的名義,將各行各業的職人聚集,彼此交流、暢談,在炭火煙燻牛排中互動,在精釀啤酒交錯中紓壓,你,也會是「棧直火廚房」的一員嗎?

 

 

 

 

 

 

曾威翰Wayne,在餐飲界有多年經驗,曾在擔任寒舍艾美酒店外場主任、台北西華飯店餐飲行銷副理,目前為棧酒食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以及中興保全股份有限公司生活館營運處協理,本身愛吃、會做菜,擅長行銷,有經營多家餐廳的經驗,對餐飲潮流一直有所關注。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獨居者的救星

2020年是乖舛的一年,演藝圈連續兩件憾事,凸顯了獨居者錯失救援的憾事,原來我們要擔心的不只是年邁多病的獨居長輩,就連看來無病無痛的青壯年,也都可能面臨生死一瞬間,沒家人在身邊,來不及求救的遺憾。

急診室的情緒修煉

那天陪兒子讀孟母的故事,讀完「孟母三遷」和「孟母斷機杼」之後,兒子在心得上面寫著:「我覺得孟母沒有很愛孟子,『斷機杼』就沒有錢買食物。」這位幾千年來受人讚賞的母親,在八歲兒子心中居然是這樣的地位!

有練就有

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上半年幾乎所有的大型活動、賽事都取消或延期,直到政府在五月開始推出防疫新生活的相關活動原則,各項賽事才慢慢在入夏後恢復舉辦,到了入秋,好似要把上半年沒賽事可以比的缺口都補起來,覺得臉書動態每到周末都有好多朋友在忙著南征北討,四處征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