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KOM初體驗



 

 此生一定要和愛車在武嶺牌坊合照一張。

 

KOM是甚麼?如果你不知道,非常正常!我也是在接觸了公路車好一段時間後,才開始聽朋友們聊起這號稱全世界十大最困難的自行車賽事。

 

KOM,King of Mountain台灣登山王,走的是經典「東進武嶺」路線,從花蓮七星潭起行,轉進太魯閣後,一路爬坡向上至台灣公路最高點,海拔3275公尺的合歡山武嶺。在這段全長105公里的路程中,除了前面18公里的暖身路段外,其餘都在爬山;前段約莫80公里的緩坡,先「路遙無止境」的挑戰騎士的腿力、耐力,過了大禹嶺後進到最後10公里陡坡,再「好比登天難」的全面摧毀騎士的意志力。這麼艱困的路段,還有七小時關門的時間限制,我一個才接觸公路車三年,每周騎乘量50公里都不到的素人騎士,怎麼敢去挑戰?

 

若不是因為朋友們的鼓吹洗腦,加上老公也有意願同行,我從不敢想像有朝一日我會騎在這天堂路上。我們一行八個人在KOM開放報名前,就已經租定保母車,趁著我還不知道害怕,好傻好天真的就跟著老公和朋友一起繳費報名,一旦報名,就有壓力,逼著自己不敢懶散,再怎麼忙碌也得擠出時間去騎車。賽前三個月,我雖然盡量在每個周末都起早練車,但還是得趕著回家和孩子們共享天倫,能爬一趟「風中劍」(風櫃嘴─中社─劍南山)對我來說已經是極限,只是對於KOM這樣世界級難度的賽事來說,這種練習量完全不足,以至於越到賽前心情越惶恐,但隨著時光無情流逝,日子到了,硬著頭皮也只能上了。

 

賽前一天,我們按著大會通知,抵達花蓮辦理報到,聽了大會說明才知道,這場比賽740多位參賽者中,只有70位女生,台灣女生更是連30個都不到,當中還不乏職業選手或車隊車手,頓時覺得自己在現場真是個突兀的存在,明明就是觀光客還要說自己是選手實在汗顏,但既然明白自己的實力要完成這樣的騎乘簡直天方夜譚,乾脆就放鬆心情,盡力而為,能騎到哪兒就算哪兒吧!

 

10月26日比賽當天,清晨四點半天色未亮,我們夫妻和同伴們就起床著裝,檢查裝備、清點補給,再加減吃些早餐,就離開民宿騎車前往七星潭出發地集合,過往,七星潭海天一色是我每到花蓮都不會錯過的景色,但這會兒毫無心思賞景,蹬上車踩踏個幾下,腦子終於清醒過來,天啊!真的要開始騎了!

 

清晨六點,鳴笛一響,大票人馬依序出發,前面暖身路段,我還能在隊伍裡,跟著以30~35公里的時速愉快前行,但是在轉進太魯閣之後,感覺沒多久我就被隊伍拋下,只有愛相隨的老公委屈自己陪著我龜速往前,和後方緊緊跟隨、以低速引擎聲催逼著我的回收車,原來「最後一名」就是這種苦澀的滋味啊!雖然一度有「既然已經遙遙落後,不如就好好欣賞沿途景色」的豁達,但在30公里左右的緩坡爬行之後,再怎麼鬼斧神工的景緻,看了都叫人厭世,也因為實在脫隊太遠,我決定在西寶先上回收車,坐一段路到新白楊再下來繼續奮戰15公里左右,到了碧綠神木和自己的保母車會合後,就一路坐保母車直到終點前,才下來騎一小段進終點,領牌當個紀念,這趟遠征只騎乘了六成左右的路程,毫無懸念DNF(did not finish),我的KOM初體驗淺嚐則止。

 


苦情的被回收車催逼。 

 

其實我的實力,本來就不該是挑戰KOM的等級,只是朋友邀約就跟著起鬨湊熱鬧,也給自己點壓力,練車會認真些,不過也因為真的去見識了這麼一趟,由衷佩服那些在賽道上堅毅咬牙,忍著抽筋顫抖的雙腿,在高海拔稀薄空氣中吁喘不放棄的勇士們。至於我自己,比完了這一趟,雖然口中一直嚷嚷「沒有下一次了」,但明年朋友再吆喝時,我會不會又腦子進水衝動跟進?嗯⋯⋯且待下回分解!

 
沿途風景很美,但是累得無心欣賞。

 
領了牌當作紀念,並不算是完賽證明。

 

 

 

 

 

 

 

我是夏嘉璐。
「主播、主持人」,是大多數人知道的夏嘉璐。2003年農曆春節後,才剛拿到碩士學位的我,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就從電視新聞台開展,一直到現在,換了幾家公司,但從沒離開過電視台。
而「妻子」,是讓我有歸屬的身份。27歲嫁作人妻,驚訝嗎?是啊!就現代的標準來說是有點早。目前婚齡14年,雖然總也操煩在日常瑣碎中,但持續愉快,就台灣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的比例來看,算幸福!
至於「媽媽」,則是讓我成長最多的身份。婚前對孩子沒有特別興趣甚至有些抗拒,現在卻有三個女兒!陪伴她們長大的過程,我好像也跟著再成長一輪,能讓我有這幾個丫頭每天繞在身邊吵我煩我愛我,是 神的奇妙恩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跋山涉水的暑假

家有學齡童,一般來說家長對於孩子們的暑假安排都很費心思,在我的臉書動態上,看到了不少家庭接連進出桃園機場,足跡遍布歐美亞非,感覺都很精采,我們家的兩個姊姊暑假卻沒離開台灣,但也是跟著共學老師完成了一趟不簡單的行程。

奮起!在一念之間

如果曾經造訪過我的FB粉絲專頁,肯定看到不少運動相關的po文,尤其在這個夏天,趁著孩子們放暑假,不用趕早張羅她們上學,除了固定每周一次的健身房跑步和重訓外,一星期還可以排個兩、三天,努力起早趕在清晨六點前出門,或者去團練晨泳一小時,或者參加團練騎公路車爬山,先完成個35公里以上、超過兩小時的騎乘,再展開一整天的忙碌生活。

從體制內走到體制外

很多人會好奇,體制外的學校是怎麼上課的?真的都不用寫作業嗎?都沒有考試壓力?其實每個體制外學校都有自己的理念和教學模式,不能以一論之。而在我大女兒的學校,雖然國語、數學等「工具學科」還是跟著課綱進度走,也有習作要完成,但其他學科的教學卻多元有趣許多,比起傳統課堂單向式講學,這裡的孩子會有很多機會在戶外走讀、五感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