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退學的啞巴學生到餐飲總經理



 

如果說人生有「溫室中的花朵」與「挫折中的小草」兩種境遇,我想,後者更貼近我一路走來的人生經驗吧!今天突然很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也想告訴望子成龍的家長,熱愛餐飲的人縱使學業沒一把罩,同樣也能在喜歡的領域闖出一片天。


我在13歲、國一的青春期就被丟到加拿大念書,因為環境不同,語言難以溝通,我足足當了一年的「啞巴學生」,後來還是交了一個匈牙利、日本混血的女友,才打開我自閉的心防。本來想去念心理系,但母親反對,懵懂的我就胡亂選了環保科技工程來讀,果然,人生不能亂點鴛鴦譜,很快我就耽溺於玩樂,落得被「二一」的下場。

 

衰運似乎沒遠離我,後來我改讀了「食品科技」,開始學到食品原理及相關基礎,還剩半年就能畢業,結果做實驗做到染上鏈球菌肺炎,一休養就是六個月,瘦到成40多公斤的「人乾」,最後乾脆休學回台灣打工,當時對未來一片迷惘的我,卻因緣際會開始了我對餐飲的興趣。

 

我在知名的西華飯店、宮都拉義式餐廳打工,開始流露我在餐飲的天分,從對客人的觀察力、餐飲、吧檯的流程,我覺得得心應手,找到了興趣,於是回溫哥華後我念了什麼都要學的飯店管理,那時我早上在凱恩斯岩燒牛排幫忙切肉、剝蝦殼,中午趕回學校上課,晚上則在飯店當經理,瘋狂念書與工作,從廚藝到打掃房間再到行政管理,我樣樣都學,最後我從一個曾被二一的學生,到全校唯一達到90分以上優秀成績的畢業生。

 

就連回到台灣求職,也是很戲劇性的情節,我直接地把履歷寄到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的私人信箱,單刀直入地要一份工作,而我的「創意」,也的確讓我獲得青睞,工作手到擒來。在晶華,我從前檯做到貴賓樓層的大班主任,然後再變成宴會業務助理,不同的角色扮演成為我不斷成長的養分,最後再歷經寒舍艾美等多家餐廳歷練,終於,我覺得時機到了,該是擁有自己品牌的時機了。

 

我的第一家店是開在東區的串燒店,跟兩個朋友合夥,因為沒經驗,不懂整合,加上意見分歧,好光景維持了三年多就拆夥結束,這是我人生最大的挫折期,因為到後期,每天都在煩惱四處借錢給員工薪水,連廠商催款的電話都不敢接。不過我的低潮,很快被我想獨力開店的熱情給撫平了,這些年陸續營業「棧」系列的三家店,就是踏出我圓夢的新道路。

 

「棧」系列的三家店,乍看很像不同老爸生出來的孩子,首家店的「棧FUK直火廚房」,個性粗獷狂野,只要是肉類跟麵包,統統炭火上見分明;接下來的「棧FML Café花樣拿鐵」就像個華麗浮誇的網紅,擺上檯面的飲品,每一杯都是花枝招展,成為IG打卡的常客;至於第三家店的「棧SIP酒食吧」則是個頗具個性的文青,我把各國小吃和精釀啤酒齊聚一堂,選擇走在餐飲潮流的前端,有個性卻難免孤單。這三個感覺風馬牛不相及的餐飲品牌,其實都有我核心的訴求貫穿。

 

在餐飲追求上,我秉持著「傳承正統,卻又賦予時下流行的文化去顛覆傳統」,所以我引進國外流行、台灣卻陌生的「丹佛牛排」,或是正統餐飲做法卻用不同的食材元素去解構等,這都是三家「棧系列」我想跟消費者溝通的觀念;其次是對「直火」的堅持,透過直火料理的呈現,展現食物不過度裝飾的原汁原味,回歸單純的美味;最後則是「反骨」的趣味,以店名詼諧的口吻來宣洩我的心情,例如FUK刻意把C拿掉,FML其實是「FXCK MY LIFE」的縮寫,SIP則是模擬喝啤酒時的狀聲詞等。

 

最近,我肩負起了中保無限家餐飲集團總經理的角色,除了持續把「棧系列」發揚光大外,也被賦予中保無限家品牌的重新活化。從一個被二一退學、只知道玩樂的學生,到如今集團總經理的身分轉換,我想傳達的是成績並不代表一切,並非醫師或律師才是出人頭地,若對餐飲有著熱情與抱負,持之以恆,同樣會在這個領域上得到出類拔萃的成就。

 

 

 

 

 

 

曾威翰Wayne,在餐飲界有多年經驗,曾在擔任寒舍艾美酒店外場主任、台北西華飯店餐飲行銷副理,目前為棧酒食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以及中興保全股份有限公司生活館營運處協理,本身愛吃、會做菜,擅長行銷,有經營多家餐廳的經驗,對餐飲潮流一直有所關注。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打造航棧休息站2.0

行銷是品牌永遠的課題,比起單一品牌的單打獨鬥,有時藉由兩種不同品牌的彼此連結,產生的「共伴效應」,不僅更省時省力,還可能創造「1+1大於2」的結果,這次便來聊聊,我手中目前正在進行改造、預計6月中會以新型態呈現的「復興航棧」。

下一個餐飲風潮?「快速慢食」正在崛起

從前幾年Bistro餐酒館興起,再到直火牛排躍上檯面,甚至到近年吹進台灣的米其林旋風,餐飲風潮有時如同驚濤駭浪,一下子就撲天蓋地而來,消費者習慣了多變,業者也得每天繃緊神經,緊盯最新趨勢,才不會一個轉眼「前浪死在沙灘上」。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個在台灣隱然成形的未來趨勢:快速慢食(FAST CASUAL)。

「餐車」不只是街頭美食,吃的是療癒

這些年台灣掀起餐車風潮,受電影《五星主廚快餐車》影響,帶著率性又不失一股文青的氣息,事實上,「餐車」是需要接地氣且帶療癒性質的,既安慰你的味蕾,也撫慰你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