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新年伊始



和同事相約並肩努力,一路有伴時而談笑。

 

年紀漸長已不喜人多擁擠,和好友們相約在山上民宿跨年,濕冷雨霧中迎新送舊。

 
《聖經》裡的「傳道書」上有這麼一段話:「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雖然理性上很清楚,每年的12月31日和隔年的1月1日,日落日出,本質上其實沒有甚麼不同,但跨年這個時間節點就是那麼神奇,總讓人覺得好像過了這一晚,一覺醒來,人生就會有新樣,「舊事已過, 一切都是新的」。


2019年的第一個主日(星期天),剛好正是我第一次當教會主日學老師。上課前我特別跑了趟文具行買了些小卡片,一進教室就先發給孩子們,請他們安靜想想,寫下在這一年可以給自己訂定的三個目標,說好了先幫他們收著,到了年底再發還,讓他們自己看看執行狀況如何。孩子們選了喜歡的卡片,認真的想、認真的寫,這當中也包含了我自己的孩子,我在一旁看著,思及過去的這一年,我是怎麼陪伴並且見證著孩子的成長,心裡頭其實很感恩。

 

前幾天,在公司電梯裡巧遇一位曾共事幾年的舊識,不過就是從四樓下到一樓的短短幾秒,打完招呼後能聊天的時間實在很有限,畢竟都是媽媽,話題總是離不開孩子,對方一開口就問起了我家女兒轉到體制外學校後的狀況,她這麼一問,還真提醒我這確實是我們家在2018的關鍵事件(記錄在從體制內到體制外),再把去年的照片檔案翻出,年初年底相對照,孩子們不只長了個頭,眼神裡也透出開朗自信的光采,對於不以孩子考卷分數成長為追求目標的媽媽來說,看到孩子們的生命緩慢卻逐漸成熟,是走過2018的欣慰,也是進入2019的期待。

 

至於自己,當然也不能懈怠。2019的第一場半馬,渣打公益馬拉松,就在新年的第二個星期天登場,距離上一場台北馬才一個月的時間。這是我第一次連著兩個月都跑馬,可能正是因為這樣,練跑頻率和狀態基本上都還大致維持著,對於這場半馬能創下怎樣的個人紀錄,自己在賽前其實都以平常心看待。相較前兩年的渣打馬,都在急凍寒流中開跑,今年攝氏15度的無雨陰涼天,跑起來真是舒服極了,尤其還有實力相當的同事,相約並肩努力,一路有伴時而談笑、或互相叮嚀留意配速,雖然到最後三公里開始感受到腿部肌肉的疲憊痠痛,但還是心情愉悅地進了終點,低頭看錶,居然連2小時13分都不到就完成,不但達成原先設定的2小時15分的目標,比起一個月前的台北馬拉松更是進步了超過5分鐘。

 

回頭查看自己過去的成績,2017年4月,當時產後五個多月,我跑了人生的第一場半馬,花了將近兩個半小時,雖然接下來並沒有特別花心思訓練,過程中也不感覺自己有甚麼突破,但持續不放棄的跑,終究有些進展。在新年伊始想來,時日推進不也正是如此,上一秒鐘跟下一秒鐘好似沒有任何不同,但當累積了一年31,536,000秒,就會發現不管柯P有沒有當市長,改變都一直在發生。這幾天臉書上突然冒出的#10yearchallenge,玩了嗎?時光飛逝可別再虛擲啊!

 

2019第一場跑馬,期許自己今年還是要繼續奮進。


 

 

 

 

 

 

 

我是夏嘉璐。
「主播、主持人」,是大多數人知道的夏嘉璐。2003年農曆春節後,才剛拿到碩士學位的我,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就從電視新聞台開展,一直到現在,換了幾家公司,但從沒離開過電視台。
而「妻子」,是讓我有歸屬的身份。27歲嫁作人妻,驚訝嗎?是啊!就現代的標準來說是有點早。目前婚齡14年,雖然總也操煩在日常瑣碎中,但持續愉快,就台灣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的比例來看,算幸福!
至於「媽媽」,則是讓我成長最多的身份。婚前對孩子沒有特別興趣甚至有些抗拒,現在卻有三個女兒!陪伴她們長大的過程,我好像也跟著再成長一輪,能讓我有這幾個丫頭每天繞在身邊吵我煩我愛我,是 神的奇妙恩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從體制內走到體制外

很多人會好奇,體制外的學校是怎麼上課的?真的都不用寫作業嗎?都沒有考試壓力?其實每個體制外學校都有自己的理念和教學模式,不能以一論之。而在我大女兒的學校,雖然國語、數學等「工具學科」還是跟著課綱進度走,也有習作要完成,但其他學科的教學卻多元有趣許多,比起傳統課堂單向式講學,這裡的孩子會有很多機會在戶外走讀、五感體驗。

我的KOM初體驗

KOM是甚麼?如果你不知道,非常正常!我也是在接觸了公路車好一段時間後,才開始聽朋友們聊起這號稱全世界十大最困難的自行車賽事。

為了還能跑而感謝

平日練跑,我在住家旁的河濱跑一段折返,路線固定,能跑的時段也差不多,有段時間,我特別注意到有位老阿嬤,常在我跑步時讓外勞陪著在河濱透氣,老遠看到她駝彎著腰的背影,就感動她即使費力但還努力走著,也感恩我還能這樣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