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



那天下午,護理師匆匆叫我:「田,樓上XX病房說要請妳上去跟一個病人大合照!」

 

「是我的病人嗎?」

 

「不是!是X醫師的。Call不到他。」

 

當然Call不到!X醫師下夜班後還撐一個上午的部務會議,肯定一到家就直接進入深度睡眠狀態。

 

這是一個主管守護、為同仁發聲的機會,能幫忙的還是要幫忙,把X醫師叫起來只為了拍照,太不人道,他晚上還有班呢!

 

「好吧!什麼CASE啊?」。還是要知道等等要面對的是怎樣的狀況啊!

 

「那天OHCA(out-of-hospital cardiac arrest到院前心跳停止)來的!」

 

這是需要先來看一下病歷的。輸入他的病歷號碼,原來那天是119一路CPR(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心肺復甦術)直入急救室。

 

在換手急救的過程中,病人的vital signs(生命徵象,即血壓、呼吸速率、心跳、血氧濃度、體溫)只有體溫量得到,而且比一般人要冰冷許多。也立即得知,在119弟兄到場之前,並沒有任何人施行CPR——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當下的接手急救的醫護知道這事實,應該心情會沉重,後面的急救將更加艱難,是一場跟死神的硬仗。

 

當一個人呼吸、心跳停止之後,我們只有短暫的黃金4到8分鐘,可以有最大的勝算把這個病人從死神手中搶回來,過了8分鐘,這個人的腦部就因為缺氧,慢慢產生不可逆性的壞死。

 

在我的急診室,IHCA(In-hospital-cardiac arrest院內心跳停止),也就是病人是在醫護眼前猝死倒下的病人,今年度的ROSC(Return of spontaneous circulation重新建立自發性循環)救活率,甚至有幾個月是100%,因為根本還沒有給死神機會去和病人自我介紹,我們已立即把病人拉回來;而OHCA到院前死亡(呼吸心跳停止)的病人,救活率大約三成。

 

不過,這一切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但書——猝死的病人在24小時內有絕對再度發生的機會,越晚急救,發生率越高,急救無效率也越高。

 

所以,這個病人在經過119弟兄一路上的努力、急診同仁堅持不放棄,成功ROSC起死回生。ROSC之後,除了要想盡辦法穩定這得來不易的自發性心跳,別讓它只曇花一現之外,還要同步開始找可能原因、解決真正問題根源。

 

只是,在急診當下,病人一直沒有醒過來,他的Brain CT(頭部電腦斷層)顯示整個腦都腫脹。腫脹應該就是腦缺所致,正在進入不可逆腦損傷階段⋯⋯局勢不妙。

 

「田,快點上去啊!樓上在催了!」。

 

一邊上樓、一邊想,現場沒有CPR、電腦斷層的影像又是如此,等等會是怎樣一個場面?家屬的心情?越想越沉重。

 

一走到病房護理站,一個穿病人服高大帥氣的外國人也朝護理站走來,所有要上來合照的醫護一起簇擁他到要拍照的房間。

 

是他?那個沒有在黃金時間急救,一開始電腦斷層看起來不太妙的病人是他?

 

他的台灣太太一看到我就說:「妳是電視上那位CPR醫師!我現在一定要報名參加!當下我完全沒有幫他做,就眼睜睜看他⋯⋯還好救護人員來得快!謝謝你們!謝謝你們!我一定要去學!」

 

「不是我的功勞!那天是X醫師在急診室主導急救,現場還有一路CPR的119弟兄更是重要!X醫師現在在睡覺,我們就不要打擾他,他晚上還要上班,我是來幫他拍大合照的。」

 

大夥兒讓病人脫下口罩,坐在椅子正中央,醫護同仁都戴上口罩保護他。

 

這位外國人當初送到醫院前已經停止心跳,經過大家接力搶救現已經恢復健康,急診室裡的奇蹟令人感動。

 

閃光燈閃過的當下,我環顧四周,懂了。119救護員和急診第一線同仁奮力搶救,讓病患先回復心跳,後線的低溫治療團隊、葉克膜團隊、心臟科團隊、胸腔科團隊、神經科團隊、感染科團隊、加護病房團隊⋯⋯每一個環節都不輕易放棄,才能有今天的結果。這「奇蹟」讓人感動。我們是如此嚴謹地守護每一個寶貴的生命。

 

但一切還是要回到最前面的黃金4到8分鐘,心臟要一直跳動,故事才能繼續寫下去。否則,今天不是出院歡送,而是葬禮。

 

當天下班後,我有原本安排好要直奔高鐵,因為隔天要在美麗的霧台推廣AED和CPR。這個「奇蹟」,讓我又多了堅定的力量,希望有天真的可以人人都會CPR,處處都有AED。

 

 

 

 

 

 

陽明大學醫學系畢業,歷任台北榮總實習醫生、台大急診醫學部住院醫師、振興醫院急診醫學部住院醫師、總醫師、主治醫師、臨床技能中心主任。擁有美國ECFMG認證USMLE醫師執照、曾任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南加分部理事。現任振興醫院急診醫學部主任、衛福部原住民健康諮詢委員會委員、台灣原住民醫學學會理事、台灣急診醫學會公共事務委員會委員、《醫師好辣》等健康談話性節目固定來賓、原住民族電視台節目Uninang健康站主持人,並出版《布農族・法莉絲》系列繪本。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獨居者的救星

2020年是乖舛的一年,演藝圈連續兩件憾事,凸顯了獨居者錯失救援的憾事,原來我們要擔心的不只是年邁多病的獨居長輩,就連看來無病無痛的青壯年,也都可能面臨生死一瞬間,沒家人在身邊,來不及求救的遺憾。

急診室的情緒修煉

那天陪兒子讀孟母的故事,讀完「孟母三遷」和「孟母斷機杼」之後,兒子在心得上面寫著:「我覺得孟母沒有很愛孟子,『斷機杼』就沒有錢買食物。」這位幾千年來受人讚賞的母親,在八歲兒子心中居然是這樣的地位!

有練就有

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上半年幾乎所有的大型活動、賽事都取消或延期,直到政府在五月開始推出防疫新生活的相關活動原則,各項賽事才慢慢在入夏後恢復舉辦,到了入秋,好似要把上半年沒賽事可以比的缺口都補起來,覺得臉書動態每到周末都有好多朋友在忙著南征北討,四處征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