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樂樂



228連假,帶著孩子出國玩了一趟,六天之後回家,樂樂的狀況明顯地又不好了。樂樂已經16歲多了,就狗而言,算是高齡,自從兩年多前發現她腹內有顆拳頭大小的腫瘤,這段時間我們已經很習慣她時好時壞但持續衰弱的循環,每次她身體出狀況被我們送到醫院,打了點滴用了藥,總能恢復過來跟我們回家,只是這一次她真的太虛弱,活動力差也不願進食,大部分時間就是癱躺著、抽抖著,一直睡,在醫院觀察了兩晚,最後忍痛做了決定,放手。

 

樂樂是我養的第二隻狗。國中時,爸爸有天突然抱回一隻剃了毛的白色貴賓犬,說叫小莉,同事不知什麼原因不能養了,就讓爸爸把她帶回家。一歲多的狗狗,正是活潑的時候,我和弟弟都很喜歡她,尤其那正是我枯燥無聊、唯有讀書高的人生階段,夜裡有隻狗狗貼心地窩在腳邊伴讀,為我慘澹的國中生活注入點色彩,只不過,小莉在我們身邊的日子沒有太久,來到我們家還沒一年的時間,就生病死了。事過多年,我依舊記得那天放學,特別路過獸醫院要看看她,沒想到她居然已經沒了氣息,才剛嚥氣,身體都還是溫熱的。不記得自己是怎麼一路哭回家的,但當時弟弟抱著空籠子大哭的畫面卻記憶深刻,媽媽看我們這樣呼天搶地也難過,很長的一段時間不讓我們再養寵物。

 

等到再有機會說服了爸媽點頭,把樂樂抱回家,我已經是剛入職場的社會新鮮人。樂樂的媽媽,聽說是隻很漂亮的喜樂蒂,可能因為感染了心絲蟲病遭棄養街頭,被一家寵物美容店撿回時已經懷孕,撐著病體生產完就過世了,一窩5、6隻幼犬,也只有兩隻活了下來,樂樂就是其中之一。

 

樂樂生性膽小,怕打雷、怕鞭炮甚至連體型比她小的狗都怕,每次帶她出門散步,看著她動輒驚弓之鳥般地夾著尾巴,就讓我好氣又好笑。都說甚麼人養甚麼狗,只是我的狗和我一點都不像,不過樂樂16年的生命,倒是我人生中至為關鍵的歲月。進入職場、成為主播,步入婚姻、為妻為母,日子過得越來越忙,家裡人口越來越多,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專注著自己肩頭的負擔與責任益發沉重,其實並沒有真的留意到每天都繞在身邊的她已經默默老去。

 

2016年的夏天,因為樂樂後肢無力被我們帶去就醫,意外檢查出胰臟有顆不小的腫瘤,當時我懷著老三,大腹便便,醫生問了預產期,評估恐怕樂樂沒辦法撐到我生產的時候。雖然知道養了寵物就得要有「總有一天得送牠走」的心理準備,但真要面對時,第一時間還是很難接受,還好 神給了我們多了點時間來預備,等到老三都快兩歲半了,樂樂才真的離開我們。

  

知道樂樂腹內長了腫瘤的那天 ,全家陷入低氣壓。

 

下著雨的周末,我們帶著孩子到醫院看樂樂,跟她道別也道謝,二女兒輕輕拍拍她,問了要張衛生紙,「眼屎好多啊!」她邊擦邊說,平日在家就是她會幫樂樂擦眼屎,抱著我又是一陣落淚,最後醫生把藥推進樂樂體內的那一刻,我沒讓孩子留在診間。

 

送走樂樂的那個晚上,先生和孩子們都睡了,我一人坐在客廳,家裡沒有狗狗幽幽地晃來逛去,夜裡覺得太安靜,滑著手機翻看這幾年留下的照片點滴,心裡有點酸但還是暖暖的,真心感謝妳這幾年的陪伴,累了,就好好睡吧!

 

曾經我們走到哪都盡量帶著她,孩子們總是搶著牽她到處跑。

 

二女兒輕輕拍拍她,問了要張衛生紙,「眼屎好多啊!」她邊擦邊說。

 

 

 

 

 

 

我是夏嘉璐。
「主播、主持人」,是大多數人知道的夏嘉璐。2003年農曆春節後,才剛拿到碩士學位的我,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就從電視新聞台開展,一直到現在,換了幾家公司,但從沒離開過電視台。
而「妻子」,是讓我有歸屬的身份。27歲嫁作人妻,驚訝嗎?是啊!就現代的標準來說是有點早。目前婚齡14年,雖然總也操煩在日常瑣碎中,但持續愉快,就台灣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的比例來看,算幸福!
至於「媽媽」,則是讓我成長最多的身份。婚前對孩子沒有特別興趣甚至有些抗拒,現在卻有三個女兒!陪伴她們長大的過程,我好像也跟著再成長一輪,能讓我有這幾個丫頭每天繞在身邊吵我煩我愛我,是 神的奇妙恩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可視訊、自動餵食,還能清屎尿!毛小孩也有智慧宅 ,狗奴笑稱「要失業了!」

大人要住智慧宅,毛小孩也要有他們專屬的智慧宅!已有很多廠商針對寵物和飼主的需求,推出許多為小狗們設計的高科技狗屋與產品,讓主人遠距也可以輕鬆照顧毛小孩。

出國毛小孩怎麼辦?智慧門鎖一次性密碼,臨時寵物保母到府餵食更方便

今年連假多,很多人都會返鄉或出國玩,但家裡的毛小孩該怎麼辦呢?送寵物旅館怕毛小孩不適應,不吃不喝回來瘦一圈;放在朋友家,又怕牠們使性子搗亂。其實透過智慧家庭的智慧門鎖、網路攝影機等設備,就能讓毛小孩在家安心過年。

再見,樂樂

再見,樂樂 樂樂已經16歲多了,就狗而言,算是高齡,自從兩年多前發現她腹內有顆拳頭大小的腫瘤,每次她身體出狀況被我們送到醫院,打了點滴用了藥,總能恢復過來跟我們回家,只是這一次她真的太虛弱,大部分時間就是癱躺著、抽抖著,一直睡,觀察了兩晚,最後忍痛做了決定,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