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經營的是品牌,我卻是經營人生



「棧F.M.L Cafe花樣拿鐵」是間網美餐廳,對我來說,像個外表美麗或柔弱的女生,但骨子裡仍有叛逆的血液流動。


過去我不是在專欄內批判時事,就是對其他餐廳品頭論足,不管是砲轟還是觀察,總少論及自己的餐廳,這次就來自我剖析,談談自己一路走來的經營之道。我從加拿大回來台灣已經12年,前後經營四家餐廳,一路走來,我發現品牌建立與自我個性息息相關,每個階段塑造都能見到成長的影子,其實品牌一如人生,想形塑什麼樣性質的品牌,以「人」為思考,你就不會易陷於品牌的迷魂陣中。

 

「棧F-U Kitchen直火廚房」以直火炭烤、 熱中分享的特色文化而著稱。

 

我的第一家店是在台北市東區經營時尚日式串燒店,日式串燒技術門檻並非超高,當時的我剛從國外回來,年輕叛逆,做事橫衝直撞,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串燒店的個性一如當時桀敖不馴的我。串燒店收後,我在中山北路經營起「棧F-U Kitchen直火廚房」,強調直火炭烤、強調分享、強調聚餐,對比當時的我,就像剛出社會、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豪邁又愛分享。

 

後來我談了戀愛,又催生了另一家餐廳「棧F.M.L Cafe花樣拿鐵」,這家餐廳如同我交往對象的情感投射,這是家網美店。這餐廳就像個外表美麗或柔弱的女生,經過包裝後光彩奪目、魅力四射,但骨子裡仍有叛逆的血液流動,這在菜單設計上可以得窺一二,雖然戀情已經逝去,但這餐廳也正刻劃著我人生一段重要歲月。

 

有意思的是,當我邁入30中期,望向40時,我的第四家餐廳「棧SIP Gastrotaphouse酒食吧」亦跟著到來。一轉眼已是回到台灣12年的時間,再鋒銳的刀劍,歷經時間洗禮也會改變,我人生的叛逆基因隱於血液,低調的緩緩流動,不再如年輕時像火山般炙烈噴發。我性情趨於沉穩,開始欣賞西裝筆挺下流露出刺青的反差,所以我開了精釀啤酒與街頭小吃混搭的店,餐廳外表成熟,但能仍看出骨子底的蠢蠢欲動的深處靈魂。

 

 

「棧SIP Gastrotaphouse酒食吧」是結合精釀啤酒與街頭小吃混搭的一家店。

 

四家餐廳如同我四段人生,我並非要大家把經營品牌這件事當人生在過,而是當今有太多餐廳經營者,對品牌的精神與個性,依然處於混沌及迷惘的境界。雞蛋糕火紅,就一窩蜂去做雞蛋糕;黑糖奶茶當道,就趕緊找黑糖奶茶加盟;茶餐廳流行,就義無反顧地投入資金,但這到底是覷準時機,還是迷失自我呢?所以我的建議是,把「品牌」當「人」看。

 

品牌精神如同角色設定,人設都清楚了,品牌的輪廓也就呼之欲出。「棧F-U Kitchen直火廚房」強調直火燒烤,所以我的餐點絕大多數都有著直火的精神,標榜年輕、聚餐、豪邁,這是我的人物設定,所以我的菜色與風格便會圍繞在此,顯明強烈。同樣地,「棧F.M.L Cafe花樣拿鐵」訴求20至30多歲的年輕女生,年輕、美麗、但經濟水準並非拔尖,因此餐廳的面貌便會以此核心為發想,餐廳美觀但菜色並非高不可攀。

 

經營品牌,也是經營「品牌的人生」,人的個性不可能昨是今非,肯定有脈絡軌跡可循,品牌亦然。想把品牌做成什麼,賦予何種個性,不妨把它當作一個人,或許許多疑惑就能迎刃而解。

 

 

 

 

 

 

曾威翰Wayne,在餐飲界有多年經驗,曾在擔任寒舍艾美酒店外場主任、台北西華飯店餐飲行銷副理,目前為棧酒食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以及中興保全股份有限公司生活館營運處協理,本身愛吃、會做菜,擅長行銷,有經營多家餐廳的經驗,對餐飲潮流一直有所關注。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你吃肉圓了嗎?一窩蜂現象的背後

​​​​​​​你吃肉圓了嗎?肯定就連肉圓業者做夢沒想到,一個肉圓爸家暴的社會案件,居然蔓延到美食圈,一時間肉圓翻身成了當紅炸子雞,或許你也是躬逢其盛的其中一名「肉圓粉絲」,但這次我要說的,是消費者背後的「一窩蜂現象」。

連喝18杯!精釀啤酒也可以喝到飽

最近我在店內做了一項創舉,把精釀啤酒的特色融入「喝到飽」的思維,2人一組,只要在1小時之內,喝完餐廳18支現拉的精釀啤酒,一毛不收完全奉送,這項創舉看在同業眼中覺得不可思議。

下一個「倒店潮」商圈在哪?

雖然說風水輪流轉,但最近新聞炒得火熱的,就是台北市東區商圈擋不住的「倒店潮」,曾經獨領風騷、擁有黃金年代的東區商圈,一時間跟洩了氣的皮球一樣,骨牌式的招租告示與倒閉成了常態,都快變成生人勿近的鬼域了,就連老字號的永福樓都黯然撤離,衰退幅度令人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