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倒店潮」商圈在哪?



雖然說風水輪流轉,但最近新聞炒得火熱的,就是台北市東區商圈擋不住的「倒店潮」,曾經獨領風騷、擁有黃金年代的東區商圈,一時間跟洩了氣的皮球一樣,骨牌式的招租告示與倒閉成了常態,都快變成生人勿近的鬼域了,就連老字號的永福樓都黯然撤離,衰退幅度令人心驚。

 

其實東區商圈走入夕陽早有脈絡可循,多年前我在東區開設「立吞串燒」時,租金依然高昂,但人潮仍在,然而直到三年多前營業額突然「雪崩式」狂洩,客群少了近3分之2,後來我只好撤離,如今來看,當時街上的餐廳或服飾業幾乎都已改朝換代,景氣最明顯的判別,就是周遭停車場費用一路從每小時80元掉到40元,衰退可見一斑。對照西區如今的繁華與信義區的榮景,東區不勝唏噓,其實最大問題,就是政府缺乏明確的商圈規劃。

 

昔日繁榮的東區商圈,如今因「倒店潮」而不復以往。

 

台灣的選舉四年一任,政府大多數施政方針,眼光多是短線,所以往往沒幾年光景,就會聽到哪個商圈沒落,何處又新興竄起,汰換速度極快。要讓商圈細水長流,不要讓餐廳業者提心吊膽的「押寶」在哪一區,其實政府最該與民間財團合作做主題性的規畫。以日本來說,商圈伴隨著鐵道走,西武線以西武百貨為主導,丸太線便以丸太百貨為主軸,讓政府與有財力的集團一起擘劃該商圈的特色,才是細水長流的正確作法。

 

當然,拋出這樣的想法到坐下來落實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大家仍是風聲鶴唳地不知下一個「淪陷區」會在哪?當紅炸子雞的信義區想進又進不去,西門町的租金同樣居高不下,如果是想開店的朋友,我的建議可從「區域」及「型態」著手。

 

就「區域」來說,沒落的東區招租處處可見,想撿便宜的可以嘗試,但得有人流不進來的風險準備,真要進駐東區,近信義區的國父紀念館是還不錯的發展選擇;至於西區,我認為在東、西交界的華山一帶有風格小店的生存空間。值得注意的是,當敦南誠品熄燈後,不啻對東區又是另一個打擊,若是誠品將24小時書店「復活」在南京西路商圈,該區域挾店面集中與日本觀光客多的因素,也是大有可為。至於內湖大直與南港區,這是潛力股,則須有「養線」的長期抗戰準備。

 

至於「型態」,進駐商場也會逐漸成為主流。過往街邊店最能展現業者的風格,然而聚客力漸差,不是租金昂貴,就是房東有著都更、裝潢隨時有付之流水的風險,加上鄰居觀感等主客觀因素,讓街邊店的經營日益艱難。相反地,進駐購物中心雖然會被抽一定比例的盈利成數,但多了聚客性,又可免去鄰居抗議、水電、垃圾清運的隱形成本,未來將成為開店的顯學。

 

台灣商圈要長期發展,政府做長遠的規劃才是治本之道,尤其引入財團來經營發展,做主題性的考量會遠比簡單的招租引商來得更有效率,像是板南線的東區找來SOGO規劃就是一個不錯的方式。否則各行其是,可能就會像龍山寺地下街、東區地下街、中山北路地下街一樣,至今還在辛苦的經營,等待商圈的春天到來。

 

 

 

 

 

 

曾威翰Wayne,在餐飲界有多年經驗,曾在擔任寒舍艾美酒店外場主任、台北西華飯店餐飲行銷副理,目前為棧酒食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以及中興保全股份有限公司生活館營運處協理,本身愛吃、會做菜,擅長行銷,有經營多家餐廳的經驗,對餐飲潮流一直有所關注。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看見台北電影節的驚喜

無論是過去以觀影者的身份,或是現在投身成為影視工作者,我想來聊聊今年讓我感到驚喜的「台北電影節」。

「網美料理」當道,小心有「亡美現象」

餐飲市場流行趨勢就像浪濤一樣,潮流來的時候經常快速又猛烈,但等你回過神時,原本作為信條奉行的規則,很快就泡沫化,取而代之又是一股新的食潮等著要去適應。飲食文化跟流行音樂相同,每個時代都有其獨特的樣貌引領風騷,像是80年代家庭餐館當道,90年代精緻餐飲為潮流,緊接著則是casual的休閒飲食成為焦點,而在手機成為主要傳媒工具的現在,「網美系」(或可稱視覺系)的餐飲風潮,正如浪濤席捲台灣餐飲市場。

時代的小故事,我們家的大歷史

讀著龍應台女士的《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書頁裡溫潤文字中的扎心提醒,最近一直迴盪腦海。我原以為,《天長地久》就只是龍應台女士寫給93歲高齡失智母親美君的信,但其實透過跨世代對話,她想跟讀者分享的,除了為人子女任憑時光蹉跎,沒能及時意識到,該和媽媽多留下些生命共行足跡的遺憾,其實還有很多關於美君那個世代的「大江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