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留下回憶的書



趕在暑假開始前,我的新書《共學共好——夏嘉璐的親師協力教養主張》上架了。這是一本關於我過去幫孩子組成的「安親共學團」的書。當初有出書的計畫,拿著提案和簡單幾篇初稿和知名出版社洽談時,對方帶著提案回到社裡討論後,卻以「安親共學非市場主流,題材太小眾」為由婉拒了我的提案,以至於最後真的能夠付梓出版,心裡其實蠻感動的!因為出書的初衷,不只是想要提供給家長們的共學經歷分享,對我來說更希望藉由我們學團五年多風雨過程的整理,給自己、孩子們和曾經參與我們學團的眾家庭留下紀念與回憶。

 

共學團在今年寒假後完成階段性任務結束後,今年碰到了第一個孩子沒有學團可以去的暑假,安排暑假生活時,大女兒還特別提議想要找學團的大家一起出來玩,「就像以前一樣」她說。孩子們雖然不曾掛在嘴上嚷嚷,但我知道她們是真心想念過去在學團的日子,也聽老師說,有個團裡的孩子發line傳訊,說自己真的好想好想大家,突然覺得這幾年來努力維持學團運作,真的很值得!

 

 

把多年的學團經歷整理出版成書,是留給自己和孩子的回憶。

 

想起三個多月前,我們有次約了幾家人一起出去玩,這當中也包含了兩家學伴家庭。用餐時我和孩子們坐一桌,點算一下這桌居然有六個都是團裡的孩子,學團當時已經結束了兩個月,而我們不知怎麼地席間又開始了學團話題,孩子們七嘴八舌分享他們在去年暑假的金門行。一位孩子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在民宿被蜈蚣咬,「超誇張的那個蜈蚣,那…麼大耶!」孩子們表情誇張地比畫著,「這我知道了!你們那天晚上打電話回來就已經說過了!但是你那時候被蜈蚣咬很痛嗎?會麻嗎?阿姨沒有被咬過,不知道是甚麼感覺。」「還好啦!就是有點腫!老師有幫我冰敷。」小三男生不以為意的回答,感覺有點帥!

 

我視線掃了一圈,看到餐桌上還坐著最晚加入學團、年紀最小的弟弟,問他:「你進團的時候,有趕上去金門玩嗎?」,弟弟點點頭。「哇!那時候你才剛剛入團就可以跟著坐飛機在外面五天四夜,很厲害耶!晚上會想家?跟媽媽視訊的時候有哭嗎?」,「我都沒有哭!」從聲音聽得出來,這位小一男生覺得自己很勇敢,「那你真的很棒耶!他們這些哥哥姊姊們好幾個第一次外宿都會哭」我說,「我有哭!」一個小二女孩馬上跳出來自招。

 

同桌好幾位都是學團的孩子,大家又聊起學團點滴。

 

對話中,我發現自己實在很喜歡聽他們一起回憶分享學團點滴,於是試著多拋出些問題:「誰最愛哭?」、「誰最皮?」、「最喜歡在學團做什麼?」、「那最不喜歡做的又是什麼?」。最後我問:「你們誰跟誰最會吵架?」,所有的孩子異口同聲的回答:「XX耘和XX杰」,孩子們緊接著同聲喊:「四點到五點」,我愣了一下,一時無法反應過來:「什麼?什麼四點到五點?」忘了是那個孩子趕緊幫我解釋:「他們兩個每次都是在這個時間吵啊!」臭小孩們彼此間的默契居然到這種程度,我噗哧笑了出來,同桌的耘小弟自己也呵呵傻笑。

 

我想,孩子們現在應該還沒辦法體會,這些年來他們在學團不論玩在一起或者曾經扭打,這些畫面都已經刻印在他們心裡,收納在腦海中某個專屬童年的資料庫。好奇等這些孩子們長大,再翻開這本為你們留下回憶的書,心裡會想起哪些片段。

 

 

 

 

 

 

我是夏嘉璐。
「主播、主持人」,是大多數人知道的夏嘉璐。2003年農曆春節後,才剛拿到碩士學位的我,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就從電視新聞台開展,一直到現在,換了幾家公司,但從沒離開過電視台。
而「妻子」,是讓我有歸屬的身份。27歲嫁作人妻,驚訝嗎?是啊!就現代的標準來說是有點早。目前婚齡14年,雖然總也操煩在日常瑣碎中,但持續愉快,就台灣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的比例來看,算幸福!
至於「媽媽」,則是讓我成長最多的身份。婚前對孩子沒有特別興趣甚至有些抗拒,現在卻有三個女兒!陪伴她們長大的過程,我好像也跟著再成長一輪,能讓我有這幾個丫頭每天繞在身邊吵我煩我愛我,是 神的奇妙恩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中頭彩就能買豪宅?豪宅購屋揭密

威力彩頭彩46期槓龜後開出大獎,兩位幸運得主平分頭獎31億元的同時,也把許多上班族之前肖想買跑車、買豪宅的美夢粉碎。大家紛紛在臉書哀嚎:「我的陶朱隱園沒了」、「瑪莎拉蒂要退訂了!」是說,如果真的中了頭獎,就一定買得到豪宅了嗎?

她很漂亮

醫護在裡面賣力地搶救著,她在門口默默地清理著。等急救結束之後,她也會靜靜地進去清理凌亂不堪的急救室。其實,不管在哪裡遇到清潔人員,就會有一股親切感。因為我的母親也是做類似的工作,她在深山裡的小學當工友⋯⋯

終於不用被河蟹!「偉恩說食話」要出影音版了

影音版的「偉恩說食話」要呈現什麼呢?我會說就是一種我分享的生活方式。它沒有現今youtuber固定呈現的主題,可能是我喜歡的一道菜、我餐廳新菜色的故事與想法、我收藏的玩具、甚至我聽的歌或是一本影響我深遠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