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機率0的抽籤



五月底,我的臉書上看到了不少父母都在哀號「公幼沒抽中」,我也是其中一位。今年讓老三試著抽看看姊姊就讀國小的附幼,兩歲專班,備取八,首戰敗北,不意外。一位好朋友在我的PO文下方留言「以前兩個姐姐都念蒙特梭利,老三就送公幼,妳偏心」,「妳就知道養三個有多喘了」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回應。每年一到抽公幼的季節,就常常會播到家長們哀怨有夠難抽的新聞,而真的自己走完了這次抽公幼的流程,讓我對台灣少子化的嚴峻情勢有更深刻的體會。

 

每年一到公幼抽籤的季節,就常聽到不少家長們抱怨非常難抽。

 

政府老愛說「少子化是國安問題」,感覺官員們真的只是說說而已,甚至我強烈懷疑,台灣社會從上到下,其實並沒有真的把「少子化」當成攸關國家生死存亡的課題。畢竟這不是一時半刻就會讓人感受到威脅的問題,多年來有識之士的高聲疾呼只會讓人越聽越無感,但等到哪一天社會集體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想要再做點甚麼來力挽狂瀾, 已經來不急。溫水煮青蛙的道理,我相信大家都懂得。

 

《未來年表》這本書啟動了我對少子化的危機感。作者河合雅司是《產經新聞》評論委員,他多年關注日本少子高齡化的問題,直言人們對於這個議題的實際狀況,根本沒有進入狀況,作者甚至用「毛骨悚然」來形容日本總人口數減少的趨勢 。按照書中所提供的官方數據,2015年時,日本總人口數還有1.27億,估算會在不到100年的時間,減少到5000萬人口左右,再往後推估計算,200年後,日本就只剩下1380萬人了,也就是說,只要兩個世紀,日本九成人口都要消失!九成啊!你沒看錯!真的就是那麼誇張!

 

那出生率比日本還低的台灣呢?(近兩年日本出生率為1.4左右,台灣僅1.1)根據行政院國發會人口推估查詢系統的數字,2018年,台灣總人口數還有2358萬,但推估到了2065年就只剩下1734萬人了,這代表不用50年,台灣人口也要減少超過1/4啊!而如果上述日本的數字讓你覺得心驚,相信我,國發會的人口推估數字如果再往後計算的話,一定更嚇人。現在大選氣氛正熱,但台灣的人口問題看似並非是檯面上各參選人的政策重點考量,我默默想著,未來,在一個沒甚麼人的島上,到底要怎麼拚經濟、發大財、護家園? 

 

為什麼適齡婦女不願意生孩子?「養不起」是現在的標準答案。只是,即便是養得起的家庭,大多對生養孩子也興趣缺缺,其中更深刻的原因,我想是因為台灣整體育兒環境讓年輕家庭(尤其是媽媽)感覺很不友善。試想,那些還在猶豫著要不要生的女子們,如果環顧身邊過去花一般的姊妹淘,成了媽媽之後,鎮日為了孩子的托育教養苦惱愁煩、奔波勞碌,還會有多少人願意跳下這個坑? 

 

最後,回頭來看看我的抽公幼初體驗吧!我們抽的兩歲專班,學校今年只開出一個班級16個名額,但優先身分的孩子就有21名,已經不夠用,剩下包含我家的在內一共70多名一般身分的孩子,一個名額都配不到,這是一場機率0的抽籤,在我有限的人生經驗中,沒參加過這麼心酸的抽籤,中獎率比獨得大樂透還低,一個口口聲聲說「少子化是國安問題」的政府,卻在托育環境中打造出這樣公幼中籤率,不知道大家是怎麼想的,我個人覺得挺荒謬⋯⋯

 

 

 

圖片/達志影像 Shutterstock提供

 

 

 

 

 

 

我是夏嘉璐。
「主播、主持人」,是大多數人知道的夏嘉璐。2003年農曆春節後,才剛拿到碩士學位的我,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就從電視新聞台開展,一直到現在,換了幾家公司,但從沒離開過電視台。
而「妻子」,是讓我有歸屬的身份。27歲嫁作人妻,驚訝嗎?是啊!就現代的標準來說是有點早。目前婚齡14年,雖然總也操煩在日常瑣碎中,但持續愉快,就台灣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的比例來看,算幸福!
至於「媽媽」,則是讓我成長最多的身份。婚前對孩子沒有特別興趣甚至有些抗拒,現在卻有三個女兒!陪伴她們長大的過程,我好像也跟著再成長一輪,能讓我有這幾個丫頭每天繞在身邊吵我煩我愛我,是 神的奇妙恩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再見,樂樂

再見,樂樂 樂樂已經16歲多了,就狗而言,算是高齡,自從兩年多前發現她腹內有顆拳頭大小的腫瘤,每次她身體出狀況被我們送到醫院,打了點滴用了藥,總能恢復過來跟我們回家,只是這一次她真的太虛弱,大部分時間就是癱躺著、抽抖著,一直睡,觀察了兩晚,最後忍痛做了決定,放手。

永遠跟自己比賽

時序進入春天,鐵人賽季也跟著鳴槍。「一年比一場鐵人」是我給自己設定的目標,而今年四月底的這場,將會是我的第三場鐵人賽,對手不是別人,對我來說這永遠是跟自己的比賽。

鐵人賽是溫馨的

今年Challenge Taiwan在台東舉行,對我們夫妻來說,這趟行程的挑戰不只是比賽本身,而是把兩歲多的老三也帶著南下。